-

擊中一條惡犬,惡犬砸向其他惡犬。

一刻都不停留,直奔山上。

終於來到頂峰。

這裡聚集了三百多至惡犬,圍著鐵門不斷嗷叫,不停的拍打鐵門,想要衝進去,很多惡犬已經爬上鐵門。

雙眸凶殘、咧著獠牙,咬著拇指般大小的鋼鐵。

“明心,你在裡麵嗎?”

“楚明心……聽到應我一聲!”

他開口大喊!

一下子將趴在鐵門的惡犬們吸引過來了。

一條條惡犬紛紛回頭,凶神惡煞的看向他,伸出長長的舌頭,露出可怕的獠牙。

幾百條惡犬已經將他圍在中間,虎視眈眈,隨時撲上來。

“葉凡?……葉凡,是你嗎?”

“葉凡,真的是你嗎?”

裡麵傳來楚明心的聲音,明顯帶著絕望的哭腔。

她的身影出現了。

渾身臟兮兮的,頭髮也淩亂,滿臉驚恐,眼睛紅腫,淚痕依舊掛在臉上。

看到葉凡的這一刻。

又驚又喜!

特彆是看到幾百條惡犬圍住葉凡,她感覺到了絕望。

這些惡犬的凶殘,她見識過了。

葉凡凶多吉少。

一顆本以為不會對男人有任何心動的心,居然有點感動,有點暖。

葉凡冒死來救自己!

“葉凡……你怎麼那麼傻啊……”

“你為什麼要來啊……”

楚明心哭得撕心裂肺,緊張又擔心。

看著外麵三百條惡犬圍著葉凡,齜牙咧嘴,可怕的獠牙很襂人。

“葉凡,你為什麼要來啊……”

“你怎麼那麼傻……”

“我不值得你這麼做……”

嘴裡不斷呼喊著。

三百條惡犬發出憤怒的咆哮,貪婪的目光恨不得將葉凡撕成碎片,吞噬他的血肉,啃食他的筋骨。

葉凡渾身警惕,眼眸如刀,一股磅礴的氣勢瞬間籠罩而下。

指縫間夾著一枚枚閃爍著寒光的銀針,眼觀六路耳聽八方,關注著各個方位的惡犬。

這種惡犬不僅凶悍,獠牙和唾液也是有毒的。

都是世界排上名次的惡犬,凶殘無比。

“嗷……”

第一條撲上來。

張開大嘴、獠牙森森,欲要咬斷葉凡的脖子。

縱身一躍!

“小小惡犬,也敢在老子麵前耀武揚威!”

目光專注,寒光一閃,右手一揮,指間銀針刹那銀光閃爍,彷彿空氣中出現了淡淡的乳白色利刃,劃破空氣。

噗……

惡犬的腦袋和身體奮力。

鮮紅的血液狂飆。

身首異處。

血腥味瞬間傳來。

一下子,四麵八方的惡犬撲來,數不勝數,條條瘋狂,流著哈喇的大口張到最大,森森獠牙帶著毒性。

葉凡在這一瞬間,渾然不動。

輕閉雙眼,瘋狂運轉體內氣流。

渾身筋脈突起,體內氣血橫流,縱橫而生的力道澎湃而出,丹田在燥熱,滋生源源不斷的力道。

閉著眼睛,他能感受到外麵的一切變化。

任何一絲的風向改變、風向流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而這一切,楚明心並未看到。她隻看到葉凡一動不動在那兒等死。

“葉凡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
“葉凡,你快跑啊……”

“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?你怎麼那麼傻啊,為什麼要來啊……”

抓住鐵門,不停的搖晃,不停的嘶喊。

渾身淩亂,高冷的氣質不在,心中隻有葉凡的安危。

充滿自責。

我明明對你這麼無情,多次拒絕你,你為什麼一次次的為我出頭?

我不值得你這麼做啊!

眼看葉凡就要被三百多條惡犬吞食,她哭得撕心裂肺,不停的呼喊,聲音都沙啞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