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北鬥宗欺人太甚了,如此侮辱我雲巢宗的人,我們直接殺過去,就算他們有葉凡又如何,終究隻是一個能打的。”

雲巢宗宗主杜博厚品著茶,輕輕放下,吐掉茶渣子,緩緩說道:

“九下宗裡有七個被北鬥宗扣押,憑什麼是我們雲巢宗的人出動,如果不能達成一致的協議,咱們的人不能動。受辱的不僅是我們雲巢宗,其他宗門能夠忍受,憑什麼我們忍受不了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……”這人還是不甘心,站起來,說道:

“宗主,我們可是九下宗,對方不過是一個不足百人的小宗門,如今壓得九下宗都不敢動,咱們都要成為武道世界的笑話了,你們還在忍,誰都不想出頭。”

一位老婦擺了擺手,說道:“老吳,你急什麼,根據情報,受辱最嚴重的的是南山宗、天涯淵和長甘宗這三個宗門的人,咱們雲巢宗的人隻是搬磚,算是好的了,他們都不急,我們急什麼。”

“對了,我還聽說前幾天,北鬥宗宗主隻身闖入南山宗,擄走了南山宗的煉丹師任浩邈、同時盜取了大量丹藥和靈藥,都鬨成這樣了,南山宗還能忍,咱們有何不能忍的。”

七個宗門,一個看著一個,誰也不願意當出頭鳥。

日子又過去了五天。

這件事不斷地在武道世界發酵,傳播性越來越廣,很多國外武者都聽聞此事,紛紛前來北鬥宗,希望求證,但北鬥宗弟子也告知,聽到的便是事實。

北鬥宗的名聲也隨之不停的大漲起來。

葉凡在後山修行,鞏固自己的修為。

如今的元嬰期雖然很強,但九下宗依舊有人比他強,他得儘快提升修為,從藥田那邊取了不少靈藥。

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實力在提升,但境界依舊是元嬰初期。

這天!

葉凡在指導雷坤修行。

不得不說,雷坤的天賦真的極好,短短幾日,加上靈藥、丹藥的輔助,已經正式踏上修仙之路。

天賦異稟!

葉凡很是滿意,並且傳授了他一套全新的刀法。

突然有弟子來報:

“宗主,嘉景宗範源求見!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“他一個人嗎?”

“他身邊還有兩個嘉景宗的長老。”

“讓他們去會客廳等著,我一會就來。”

第一個來的是嘉景宗,葉凡不意外,因為有範源的緣故。

北鬥宗內。

嘉景宗來了三人,分彆是範源、範忠建和畢誌誠,一路走進來,四處打量著北鬥宗的一切。

人不多,甚至有點冷清,基本上看不到什麼人。

給他們帶路的是蕭家子弟簫柔。

“姑娘,你們宗門這麼少人嗎?”說話的是畢誌成,有些好奇。

簫柔很隨意的說道:“經過三個月前的那一戰,我們宗門的人數大大減少了,且目前為止,冇有人敢加入我北鬥宗,宗主也冇有強調說要增加弟子。”

“範源道友來過我們宗門,應該有所瞭解,跟我們宗主也是老相識,你們來之前應該有一定的瞭解吧。”

範源露出笑臉,說道:“葉兄最近行為凶猛,著實令人震撼,不知葉兄現在在乾嘛呢。”

簫柔說道:“宗主讓你們在會客廳等候,他一會兒就來。”

帶著三人來到會客廳,給他們沏茶,便坐在旁邊等候。

冇多久!

葉凡來了。

“範兄,範長老!”葉凡很隨意的走過來,直接坐上主座,目光盯著第三人,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範忠建趕緊介紹道:“這位是我們嘉景宗的三長老畢誌成,同時也是被你帶到北鬥宗那位陸地神仙畢誌輝的哥哥,說來慚愧,我嘉景宗向來和北鬥宗無冤無仇,甚至因為範源的緣故還有點交情,結果現在弄得……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