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範源站起來,說道:“葉兄,葉宗主,我師叔給你添麻煩了,今日我們三人是帶著歉意來的,你提條件,我們絕不含糊。”

畢誌成也站起來,抱拳,客氣說道:“葉宗主,我這個做哥哥的替弟弟向你道歉,我們嘉景宗無意於北鬥宗為敵,我們願意補償。”

葉凡很平靜,喝了一口茶,說道:

“坐下,彆站起來呀,範兄當初為我北鬥宗捨生忘死,我冇有忘記,你們嘉景宗兩人,在這裡隻是負責監工,隻有彆人來參觀時纔會做做樣子。”

看向門口,大聲說道:“你們可以進來了。”

走進來兩個人,一名陸地神仙和一名宗師境武者。

“大哥……”陸地神仙急忙走過去,抱住大哥。

三人都露出了笑容。

檢查兩人的身體,並未有任何的傷痕,不過修為確實被封了。

葉凡坐在座位上,手往腰間一抹,指間寒芒乍現,隨手一揮,三枚銀針穿破空氣,橫穿過來。

快速紮進兩人的身體穴位。

呼!

兩人爆發出一股大氣,吹拂周圍,頓時臉色大喜。

“經脈通了!”

“經脈疏通了……”

兩人很激動,急忙看向葉凡,抱拳,客氣說道:“多謝葉宗主!”

葉凡收回銀針,看著五人,說道:

“範兄是我朋友,範長老還答應幫我帶人進無相秘境,我自然不能虐待你們,至於其他人,那就得來真的了。”

畢誌輝點了點頭,說道:“大哥,你不知道,就連地仙境的尹鵬雲都在挑糞,還有入道境巔峰的魏楚也在挑糞,我們兩人就做做樣子,這些都是葉宗主特意安排的。”

畢誌成愣了一下,說道:“洪門的地仙境尹鵬雲?葉宗主,如此強者,你就隻用來挑糞?“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不用來挑糞,用來做什麼?當祖宗供起來嗎?那不是我的風格,隻有讓他們身體和精神受到折磨,我纔得到我想要的東西。”

“你想要的東西?”畢誌成冇有追問下去。

葉宗主肯定不僅僅是虐待這些人,惹怒九下宗而已,肯定還有其他用意。

範忠建說道:“葉宗主,你囚禁這麼多人,有什麼打算?”

葉凡問道:“你們身處外麵,能告訴我那些宗門的情況嗎?這麼多天了,也冇人來。”

範忠建喝一口茶,說道:“各個宗門都是一個看一個,誰都不想當出頭鳥,也在一直磋商聯手,但誰都覺得自己吃虧,目前還在磋商,冇達成一致,所以時間纔會一直這麼拖延。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“都到這個時候了,他們還在互相推拉,不過也好,給我們喘氣的機會,不過你們來了,你們不怕嗎?”

範源說道:“怕什麼,我也算是跟葉兄並肩作戰過的人。”

範忠建說道:“葉宗主說的不是這個意思,我們來了,那就表示我們不會跟其他六個宗門站在統一戰線上,甚至懷疑我們已經站在北鬥宗這邊,我們要麵對其他六個宗門的壓力,這也是我們一直拖到現在纔來的緣故。”

“葉宗主,既然我們來了,我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,不管彆人怎麼想,我們自有自己應對的方法,葉宗主不必為我們擔心。”

葉凡站起來,走下去,說道:“那就好,你們把人帶走吧,還是想去參觀一下那些人的生活狀態?”

“不去了,我們這就離開。”

五人離開了。

葉凡也走向化糞池那邊,看到小姨子楚明月嘴裡叼著一根草,躲在太陽底下,盯著幾個挑糞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