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月,怎麼樣?有進展嗎?”

楚明月得意的笑了笑,說道:“我辦事,肯定有進展呀,洪門的分部遍佈武道界各個地方,在咱們北鬥宗附近也有,不過隱藏起來,人數不多,而且不久的將來,洪門會有一大批人仙境武者出現,為上古遺址而來。”

“至於天涯淵嘛,天涯淵有天仙境武者,不過連魏楚都有三百年冇見過了,人仙也有一些,但基本都在外麵,對了,天涯淵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,就是他們有一批人是專門禦獸的,他們靠近百獸山,學會一些禦獸方法,真打起來,還是挺麻煩的。”

楚明月的任務不僅僅是監督這些人乾活,還要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各個宗門的情況,戰力如何。

這是葉凡給的任務之一。

天涯淵靠近百獸山,冇想到會有人懂得禦獸。

葉凡也懂得禦獸,不然他不可能這麼輕易馴服靈蟒,這確實挺麻煩的。

前往工地,找到蕭景天,瞭解他這邊得到的情報。

都各自有手段,每個九下宗都有天仙境武者存在,不過基本上都不會呆在宗門,而是在外麵尋求機緣,想要召回也不好召回,但人仙境武者倒是可以隨時召回。

目前來說,瞭解最透徹的是長甘宗的情況。

葉凡打算從長甘宗入手。

昔日大仇,不是不報,是時候未到罷了!

葉凡拿出一張符籙,聯絡了身在萬朝城的毛蛋師兄,給他傳達訊息。

萬朝城!

毛蛋收到師弟傳來的資訊,急忙前往城主府,麵見城主。

“城主,北鬥宗宗主有要事相商,請您過去一趟。”

陳城主有些詫異,說道:“什麼事?”

毛蛋搖頭,說道:“不知道,不過我跟他約定好了,隻有重大事件纔會使用資訊傳遞符籙交流,應該是有要緊事。”

陳城主眉頭一皺,馬上喊來二弟和三妹,兩人也猜不透其中緣由。

“大哥,要不我去!”二弟羊元正抱拳,說道:“你是一城之主,親自前往不太合適,我代表過去,怎麼說我也是幫他當過兩個宗門的人,應該信得過我。”

陳城主猶豫了片刻,說道:“那就讓毛大師和三妹跟你們一塊去吧,目前北鬥宗屬於特殊時期,不少宗門都在監視北鬥宗,你們儘量彆走正門。”

三人前往北鬥宗。

心中在猜測葉凡想要做什麼,但都猜不出來。

石善芳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們還是彆猜了,這葉凡做事不走尋常路,他的每一步棋都難以意料,誰能料到他剛摧毀洪門總部,都冇回去宗門就直接跑去南山宗大鬨一番。”

“九下宗有七個宗門的人被他囚禁,當牛做馬,挑糞搬磚,簡直就是對七個宗門的侮辱,就算是六上宗,我估計也不敢這麼做吧?”

毛蛋和羊元正苦笑,搖了搖頭。

羊元正突然說道:“毛大師,我看你和葉宗主似乎很熟,你們很久以前就認識?”

毛蛋沉默趕路,一會兒,說道:

“他是我師弟!”

羊元正和石善芳都愣住了,停下腳步,看著渾身邋遢、匆忙趕路的毛蛋大師。

“師弟!”

毛蛋大師也注意到他們停下來,也停下來,回頭,看向兩人,說道:

“是的!”

羊元正走上去,問道:“你的師父是誰?”

毛蛋陷入了回憶,片刻,說道:“以後再說吧,咱們先去北鬥宗。”

三人趕到北鬥宗附近,並冇有從正門進去。

葉凡感應到他們的到來,打開陣法,讓他們進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