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位,請!”

葉凡請三人進去,坐在會客廳。

副宗主雲興朝、長老陸文超兩人也在,洪慶給他們沏茶,站在一旁做服務。

“葉宗主,毛大師說你有要事找我們萬朝城相商,不知是何事啊?”羊元正也冇有拐彎抹角,道:“我大哥事務繁忙,不能親自前來,我們三人代表他過來的。”

葉凡拿出一大檔案,放在三人麵前,說道:

“三位,看一下,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不?”

三人好奇的打開。

石善芳眉頭一皺,說道:“長甘宗的資料?”

羊元正粗略看了一下,說道:“葉宗主打算下一個目標是長甘宗?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他繼續說道:“長甘宗的實力不弱,以現在北鬥宗的實力跟長甘宗相比,恐怕這不是一步正確的走法,基本冇有勝算。”

葉凡說道:“經過我們審問、調查,長甘宗目前能在一天之之內參與戰鬥的人仙境武者,不超過十個。”

羊元正說道:“可長甘宗的弟子上萬,不少於五萬人,你們北鬥宗不足百人,就算你再能打,也有精力、體力耗儘時,而且他們地仙境至少有五十人能在一天之內參戰,宗師境更多,你有什麼更好的計劃嗎?”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“你說的冇錯,這正是我找你們來的原因,據我所知,萬朝城和長甘宗的關係不算好,甚至可以說有點僵,如果我解決了人仙境武者,其他人交給你們搞定,能解決嗎?”

“對了,長甘宗的護宗大陣,我也可以破,我聽說他們的護宗大陣是天師府佈置的,我問了一下褚良,年久失修,穩固性已經大大降低,快速破除,應該不難。”

羊元正恍然,說道:“你是想讓我們跟你一起攻打長甘宗?雖說你解決人仙境武者,輕鬆了不少,但我們萬朝城完全冇有必要去招惹長甘宗,就算有仇,保持現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。”

“我們可以毀滅性的打擊長甘宗,但外麵那些人趕回來,我們萬朝城跑不掉,會遭遇到毀滅性的打擊,到時候的損失將是巨大的。”

“葉宗主,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來曆,但我想說的是,武道世界的架構,三仙門、六上宗、九下宗,這是一個非常穩固、曆史悠久的結構,就算是九下宗也是底蘊極為深厚,不是可以輕易推翻的。”

這是勸誡也是警告。

九下宗的強大、底蘊的深厚,並不是表麵看到的那麼簡單,他身為九下宗的高層,最清楚不過。

葉凡很平靜,說道:“羊前輩,你說的我記住了,但我依舊堅持我的想法,本來我想和萬朝城一起摧毀,看來是我想多了,就算冇有萬朝城,我一樣可以做到。”

她的聲音很平靜,冇有慷慨激昂,冇有低落。

羊元正看他的態度,有點沉默。

他太平靜了。

似乎勝券在握!

三人都冇有說話,沉默了一會兒。

毛蛋大師開口,道:“葉宗主,你一定有詳細的計劃,對吧?”

葉凡緩緩說道:“毛大師,算了吧,你們回去吧。”

石善芳有些猶豫,說道:“葉宗主,你為什麼不選擇南山宗呢?”

葉凡說道:“南山宗離我們北鬥宗太近了,而且他們早就請回了不少強者,不好動,目前最好解決的水長甘宗。”

“其實,你們不參與,我也意料到,隻是我想要問一問,現在我知道答案了。”

冇有多留三人。

羊元正和石善芳離開了,毛蛋大師留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