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把劍從內部飛出來,激盪著恐怖的劍氣,插在宗門下的青磚上。

“黑匣子劍客的鎮龍劍……?”

一把劍橫插在宗門,劍氣浩蕩,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不可思議的看著這把利劍。

“這是……黑匣子劍客?不是說離開北鬥宗了嗎?”

“劍匣裡的八把劍之一。”

“為什麼啊?為什麼他要被北鬥宗?這不科學!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都充滿震驚,滿滿的不解。

一道身影快速出現,那是黑匣子劍客飄過來,手裡拿著一根柺杖,揹著黑色的劍匣,停在鎮龍劍麵前。

一雙深邃的眼眸看著眼前眾人,人數之多,數不勝數,並未說話。

一位地仙境武者忍不住,上前說道:“前輩,您這是何意?”

黑匣子劍客瞥了一眼此人,隨意說道:

“從今往後,我鎮守北鬥宗宗門,你們何人想要踏入此地一步,得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。”

話畢,伸手向後,抓住黑色劍匣,放在旁邊,以勁力催動,劍匣打開,七把劍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一時間,無儘的劍意鋪天蓋地,瀰漫在方圓五十公裡之內,碾壓所有人,不過算是比較溫和的震懾。

一旦施展威壓,這些人都會受到壓製。

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地仙境武者還是不甘心,說道:

“前輩,我這兒有六個九下宗,代表的都是各自的宗門,北鬥宗扣押我們的人,還對他們進行人格上的侮辱和踐踏,我們要找他討回公道,前輩實力強勁,自然為人公平,還請前輩為我們做主。”

黑匣子劍客冷哼一聲,說道:“我不公平,這個世界就冇有公平的事,你們宗門的人受到什麼樣的遭遇,也與我無關,我隻是答應了葉宗主,幫他鎮守宗門一年,在這一年內,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,否則你們都進不去。”

又一位地仙境武者走出來,說道:

“前輩,你確實很強,但你甘願為這種小宗門當守護者,我為您感到不值,若是你願意,我南山宗可以給你北鬥宗給不了的待遇。”

黑匣子劍客冷笑,說道:“北鬥宗有的,你們冇有,話我就不多說了,你們越過鎮龍劍,我便抬劍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宗門內部。

不少人注意到護宗大陣的符文亮起,而且宗門四周密密麻麻都有敵人圍住,可以說把北鬥宗圍得水泄不通。

但他們都在修行,儘管有點擔心,但不敢提出意見。

唯有不屬於北鬥宗的毛蛋可以自由活動,來到葉凡麵前,看著葉凡的修仙之道,充滿羨慕,說道:

“師弟,六大宗門聯手殺來了,不做出點迴應嗎?殺他了幾千人。”

葉凡手持斷水劍,無儘劍芒不斷疊加,層層出現,展露在上空,隨後被護宗大陣吸收,慢慢降落地麵,緩緩說道:

“無需做任何事,師兄,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會幫我們守住宗門一年時間,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提升修為。”

毛蛋眉頭一皺,說道:“那兩位還在呢!”

嗡!

突然,一股磅礴的氣勢掀飛而出,蘊含著深厚的力量,十分雄渾,地表直接開裂。

葉凡看過去,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效果不錯嘛,靈丹就是靈丹。”

楊梅麗激動的跑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宗主,我成為修仙者了,我感覺到那股力量了,天地之力、萬物共存,這種感覺太美妙了。”

葉凡看著她,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