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毫不猶豫的接過他的兩把劍,說道:

“我答應你,我這邊有一把龍泉劍,之前給一位朋友用的,不過他犧牲了,不知前輩看不看得上。”

拿出龍泉劍,遞給他。

這把劍,他之前給墨幺使用,而墨幺在多個宗門圍剿北鬥宗的戰鬥中犧牲了,是小姨子撿回這把劍的,戰鬥結束後,交還給他。

黑匣子劍客拿過來,說道:“這劍跟之前不一樣了,我以前也見過,但當時冇上看,現在變得鋒利了,有殺氣了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剛開始拿在手上,確實很普通,很久冇人真正催動了,前不久,它剛被真氣催動,恢複了以往的鋒芒,名劍放久了,也會失去光澤。”

“行吧,這算一把!”黑匣子劍客放進自己的劍匣裡。

葉凡將手中的劍收起來,拿出神刀千刃,放在兩人麵前,還未說話,兩人已經露出詫異的表情,目光緊緊的盯著隻有一塊利刃的刀柄。

“神刀千刃?你怎麼得來的?”魔宗邪月目不轉睛的盯著,甚至有種貪婪。

葉凡說道:“我從南山宗一位地仙手裡搶過來的,這把刀很厲害,我覺得比越王八劍還強,兩位前輩可知此刀的來曆?”

魔宗邪月拿起來,不知為何,表情有點古怪,說道:

“這是我魔宗的鎮宗之寶,又名魔刀千刃,配合我的《逆天魔吟》,那是無敵的存在,隻可惜,當年我魔宗被全世界圍剿、宗門被毀、魔刀千刃也被打散,每一塊刀刃飛向世界各地,從此魔刀千刃隻剩下一個刀柄,冇想到如今落入南山宗手裡,還尋回了一塊刀刃,若能尋回所有刀刃,畢竟縱橫無敵。”

越說越激動,甚至眼眶泛紅,忍不住催動功法。

黑匣子劍客急忙安撫,不可亂了心神,讓心魔占領內心。

葉凡也冇想到居然跟邪月有這麼深的淵源,說道:

“既然是你宗門的鎮宗之寶,那就給你吧,我平時用劍比較多,刀法雖然霸道,但不夠帥氣。”

邪月卻拒絕了,說道:“此刀在我手,我更難以控製體內的魔功,既然流落到你這裡,你就拿著吧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你不是說要收秦傾城為徒嗎?她正在我北鬥宗呢,不如這把刀就給她吧,配合你的逆天魔吟功法。”

邪月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逆天魔吟雖然很強,但很危險,我就是一個反麵教材,難道你不怕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們兩人一起合作,幫助她掌控這門功法。”

“好,那就試試吧,你幫我把她喊過來!”

時間流逝,半年時間過去了。

北鬥宗始終平靜,一直都有人圍堵北鬥宗,卻冇有人敢殺進去,黑匣子劍客偶爾回來宗門坐坐,跟外麵的人聊聊天。

六大宗門的人很著急,迫切想要知道被扣押的門人的情況,請求進去,但被拒絕了。

“北鬥宗現在屬於閉宗狀態,不接待來賓!”

一句話拒絕所有人,連神龍組的人都進不來。

北鬥宗弟子徹底消失在眾人視野,隻看到五六隻狗在宗門巡邏,偶爾會對著那些人吠起來。

南山宗內部!

“北鬥宗已經閉宗半年,無人外出,我們之間的休戰協議已到期,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?”

一位弟子忍不住詢問宗主。

鄭啟烈坐在主座上,看著下方眾多弟子。

近些日子來,不少弟子都在詢問這個情況。

南山宗弟子苦北鬥宗久矣,一直都想要殺過去,奈何宗門宗主不下達命令,無法殺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