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知道大家都怎麼想,北鬥宗多次殘害我們南山宗弟子,更是抓走了任浩邈大師,闖入宗門,盜取靈藥、掠奪藥田,罪不可恕,我跟大家一樣有怒火,可現在北鬥宗有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鎮守,更有一個強大的護宗大陣,根本無人能殺進去。”

“前段時間,我詢問了一位宗門的天仙境前輩,他告知我,黑匣子劍客的狀態很不穩定,差的時候也許隻能發揮出地仙境實力,巔峰的時候可以發揮出天仙境實力,無法琢磨,不好應付。”

“魔宗邪月,乃是千年前的魔宗餘孽,修行逆天魔吟,狀態的漂浮不定比黑匣子劍客更難猜測,而且她的逆天魔刀更是凶猛無比,非天仙境不可硬接,否則非死即殘,我們南山宗確實有天仙境,可天仙境前輩很忙,暫時還未能召回一位。”

目光看向下方的三長老胡建元,說道:

“胡長老,我聽說天涯淵有天仙境在宗門,那邊怎麼說?”

胡建元站起來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天涯淵那邊的態度是等,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說了,他們隻守北鬥宗一年,時間一到,他們便不會再管,即使我們殺儘北鬥宗弟子,他們也會袖手旁觀。”

“我還是那個主張,時間對於我們修行之人來說是最冇有意義的,一年時間都已經等了半年,難道還等不了半年嗎?”

其他人都安靜下來。

三長老向來以謀略著稱,修為是所有長老中最弱的,頭腦風暴卻是最強的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弟子來報:

“宗主,萬朝城有人來報。”

“萬朝城……”鄭啟烈的眼眸微微一眯,帶著幾分嚴厲,說道:

“萬朝城一直都站在北鬥宗那邊,難道他不知道我南山宗和北鬥宗的關係嗎?來宗門做什麼,不見!”

三長老急忙說道:“宗主,萬朝城怎麼說也是九下宗之一,先看看有什麼事。”

鄭啟烈雖然不情願,但還是讓人進來了。

一位萬朝城弟子來到大殿之上,雙手抱拳,隨後拿出一張請柬,說道:

“鄭宗主,我們城主邀請諸位參與重啟無相秘境行動協商會議,這份請柬已經送達各個九下宗,還請鄭宗主翻閱!”

馬上就有人走過來,接過去,送給鄭啟烈。

鄭啟烈打開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其他宗門怎麼說?”

萬朝城弟子說道:“我隻負責南山宗,對於其他宗門的情況並不瞭解,不過我們城主說了,這一次要製定新的規則,如果南山宗不能到位,新規依舊有效。”

啪!

鄭啟烈猛然一拍桌子,直接將桌子拍碎,怒道:

“陳恒銘這是什麼意思?無視我南山宗嗎?你回去告訴陳恒銘,這個無相秘境是九下宗共同持有的,不是他萬朝城一個人的。”

萬朝城弟子嚇的都要尿了,急忙出去。

三長老胡建元一直處在沉默狀態,說道:“宗主,我認為這是個機會,一個滅殺北鬥宗的機會。上一次萬朝城不是提議九下宗以下的宗門也可以參與嗎?他們就是想讓北鬥宗也參與進去,這一次,咱們就在無相秘境殺了北鬥宗的人。”

“第一,無相秘境內冇有北鬥宗的護宗大陣,第二,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不會去,北鬥宗就隻有葉凡一人,而且在那種地方,形勢不明、危險隨處都在,想要埋伏擊殺北鬥宗弟子,簡直不要太容易。”

鄭啟烈的臉頰露出了淡淡的笑意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