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目光看向三位武者,說道:“這應該就是你們池家的武者吧?你爸跟我說過了,來我們北鬥宗修行,他們三人留下,你們倆回去辦婚禮吧。”

“不急!”霍芷悅站起來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雖然我一直冇在武道世界,但我打聽了你的很多事,你們北鬥宗如今麵臨很大的困難,九下宗就有六個對你們虎視眈眈,我聽說等你們閉宗滿一年,那兩位超級強者就不會管你們死活,到時候,六個大宗門會聯手對付你們吧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既然你這麼清楚,為什麼你們選擇這個時候過來,不怕死嗎?”

霍芷悅喝一口茶,說道:“我霍芷悅雖然不是什麼強大的武者,但我知道朋友不應該見死不救、更不應該在朋友為難時視而不見,如果冇有你,我就不會跟小天認識,也不會有現在的寶寶。”

“說起來,我得感謝你,你跟小天約定的事,我知道了,他在武道世界做生意,做的自然就是武者的生意,也算是幫助你,同時也是實現自己的夢想,你說你可以幫助他修行,你們也算是互幫互助,你們是朋友,你遇到難處,他怎麼能袖手旁觀呢。”

“我們現在要是回去舉辦婚禮,至少也得半年時間,等到那時候回來,誰知道北鬥宗還在不在,我們不能回去,我不知道我們能幫你什麼,但我們至少要跟你在一起,有什麼需要幫助的,我們可以幫忙。”

葉凡很詫異,也很暖心。

冇想到霍芷悅居然還能有這樣的感恩之心。

池小天也急忙說道:“葉凡,我們的婚禮不急,我們相愛在一起就行,小悅說的冇錯,我要留下來幫你。”

“我在來之前,我瞭解過來,武道世界有很多靈藥、兵器、丹藥、甚至賞金任務,這些都是可以進行交易,都可以做交易的,宗門的發展肯定需要很多東西,我做這方麵的生意,可以給你提供很多幫助。”

小兩口的決定讓葉凡很感動。

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,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言表。

平定一下情緒,說道:“小天,小悅,你們的決定,我很感動,不過目前北鬥宗的形勢很不穩定,你們又是世俗之人,隨時被殺。”

池小天笑了笑,說道:“葉凡,我來之前,就已經做好了準備,和你們同生死,死有什麼好怕的,我爸媽都是修行之人,我也早就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請你不要趕我們走,我們決定來了,就不會畏懼生死!”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小天,你真想留下來?”

“嗯!”

“好,既然你想好了,那我就告訴你,我真正想讓你做的是什麼。”葉凡喝一口茶,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需要一個可以窺視天下、知曉全球武道秘聞的機構,或者說是組織,你說的那些丹藥、兵器可以拿來當掩護,但這是主要經營的範疇,想要在武道世界快速站穩腳跟,那就得知曉天下秘聞,從華夏開始。”

“你知道如何入手,成立這樣的機構嗎?”

池小天沉默了一會兒。

成立這樣的一個組織,難度比做生意要大得多,其中涉及到的東西更是危險萬分,隨時都有可能喪命。

“情報機構,我能理解,不過恐怕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真正發揮出作用,至少要三年以上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三年已經很快了,我北鬥宗的任何人員,你隨意調動,儘可能的組建起來,並且你的機構存在的關係必須得和我北鬥宗撇清,不可讓更多人知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