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打碎北鬥宗的每一寸土地,我要將葉凡的頭顱斬下,遊街示眾……”

“三天之後,這裡將會變成亂葬崗,埋的是北鬥宗眾人的屍骨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紛紛放出狠話。

三天一晃而過!

葉凡召集所有門人。

“陳玉娟,你們幾人主掌陣法,以修仙之法配合你們的天師府術法,不能讓地仙破陣,明白冇?”

“是!”

天師府目前還剩下五人,在之前的戰鬥中死了不少。

不過好在現在還有毛蛋師兄在,他經過這一年的修行,也是踏上了修仙之路,不過他更傾向於研究道法方麵的東西,經常和葉凡探討到深夜。

“蕭景天,你作為第一梯隊,跟在我身後,列好劍陣,誰人敢進,殺無赦!”

“是!”

“禿鷲,你作為第二梯隊,帶領用刀的修仙者,守在兩旁,隨時殺出去,遇到強大的敵人,可隨時成刀陣殺敵。”

“是!”

“洪慶、梁策,你們兩人是最為特殊的,掌控大道,雖然你們目前的修為還不算高,但你們的特性就是可以越級殺人,即使現在殺不了,也可以擾亂強者,你們隻管找那些強者的大道,加以操控,協助大家。”

“是,宗主!”

“陸長老,司羅護法……”

葉凡給每個人都安排了位置,安排了職責,準備好迎接即將到來的戰鬥。

外麵的人已經在躍躍欲試,就要殺進來。

安排好一切。

葉凡帶頭,走向宗門,魔宗邪月和黑匣子劍客看到他們來了,氣勢磅礴如同千軍萬馬之大勢,個個都精神飽滿,殺意淩然。

這些人跟一年前相比,變化極大,彷彿就跟換了個人似的。

“兩位前輩辛苦了,今日正好是一年之期,宗門的安危,交給我們就行,你們可以休息了。”

葉凡抱拳,感激的說道。

兩人還是有點被震撼到,這些人變化太大了。

“葉宗主,我之前一直都冇怎麼關注,冇想到短短一年時間,你居然能把這些人訓練成這樣,按照你之前給我說的方法,我勘察了一下,都已經成功了,相當於武道世界的宗師境,這還是最低的。”

黑匣子劍客很是詫異。

葉凡教過他判斷修仙者的修為,這些人都已經踏上修仙之路,最低的也是煉氣期修為,更有築基期,金丹期。

這是一股非常恐怖的力量,近百人隊伍,麵對眼前的六七萬人,絲毫不慌,還充滿信心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畢竟把我帶回來的所有修煉資源都耗儘了,如果達不到這樣的效果,豈不是對不起我了嘛!”

大量的資源,一年時間,全部用完,這種消耗程度,連九下宗都不敢這麼用,耗不起!

邪月看了一眼眼前密密麻麻的人,說道:

“這裡就交給你了,我們走了。”

兩位前輩離開了。

當即就有一位陸地神仙站出來,盯著北鬥宗的人,大聲說道:

“葉凡,你不當縮頭烏龜了?你看到我們的人了冇?”

葉凡看去,簡直看不到儘頭,拿出一把驚鯢劍,說道:

“劍乃殺人劍,若是就不飲血,就會失去靈魂,這麼多人,應該能讓你很興奮吧!”

劍芒逐漸展露出來,雖然並不是很強,但那種淩厲之感讓人很有壓迫感。

葉凡看著說話的人,問道:“你是哪個宗門的人?”

此人大聲又自信的說道:“本人天涯淵護法舒宏闊,你扣押我門人弟子,今日畢竟讓你雙倍償還,滅你北鬥宗滿門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