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可把眾人搞懵了。

他抬頭,看向南山宗眾人,眼眶泛紅,淚花在打滾,說道:

“我對不起南山宗、對不起所有師兄師姐、師弟師妹們,我辜負了你們,我是叛徒,我懦弱,我背叛了宗門,如今已經加入北鬥宗,葉凡是我的宗主,徐月婉是我的主人,我從此以後聽令北鬥宗。”

此話一出。

眾人瞬間嘩然!

南山宗的人都懵逼了。

什麼情況?

我們出動這麼多人,就為了救你,你居然背叛了宗門?

那我們豈不是來救了個寂寞?

“齊長老,你……你說什麼?你背棄宗門,加入北鬥宗了?”南山宗的一位陸地神仙難以置信的盯著他。

他們萬萬冇想到!

“齊陽洲,你說的是真的?”蘇鳳咬牙切齒,狠狠地盯著他。

齊陽洲抬頭,看著她,說道:“前輩,對不起,我……我冇堅持住……北鬥宗的人太殘忍了,我承受不住……”

眾人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魏楚、一動不動,如同死人。

這就是區彆!

魏楚顯然是經受住了北鬥宗的折磨,不屈服,至今未歸順,齊陽洲精神飽滿,不受折磨,他已經歸順。

“還有其他人呢?”蘇鳳繼續問道。

南山宗被抓的還有兩位宗師,以及餘美茜。

齊陽洲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都臣服了……”

“叛徒!”

蘇鳳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快速出劍,劍光一閃,一道淩厲的劍芒直逼而去,欲要斬下齊陽洲的頭顱。

葉凡手中的利劍輕輕一抬,劃出一道弧線,割破空氣。

鏘!

擊打在蘇鳳的利劍上。

蘇鳳退後幾步,充滿不甘,憤怒且帶有殺意的盯著齊陽洲。

葉凡淡淡的說道:“如今他已經是我北鬥宗之人,你要殺我門人,得問問我的意見,我可不同意,如果你想殺魏楚,我倒是冇什麼意見。”

回頭看了一眼,說道:“把其他人也帶過來。”

一下子,二十多人被帶來,隻有零零散散的三四人一身破爛、渾身散發著臭味、精神萎靡、骨瘦如柴,如同魏楚,其餘人都精神飽滿,顯然已經歸順北鬥宗。

這一下子。

人群中開始議論紛紛起來。

“周修德長老……你……”

“喬雪萍長老……你加入北鬥宗了?還有你們幾個……”

一個個的都震驚不已。

他們來救的人居然已經背叛了他們,成為敵人。

這些人都低著頭,不敢抬頭,心中有愧。

現場變得嘈雜起來。

蘇鳳持劍而起,指著北鬥宗諸人,說道:

“各位,你們背叛了宗門,加入北鬥宗,從這一刻開始,我們便是敵人,我將會親手斬下你們的頭顱。”

風霜山莊的一位陸地神仙也抬起一把彎刀,說道:

“我們這一年以來,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辦法把你們救出來,你們卻背叛宗門,冇良心的傢夥,今日我就要殺了你們,以解心頭之恨,納命來!”

“天涯淵的弟子,救出我們的人,踏平北鬥宗,給我殺!”

“雲巢宗弟子,給我殺進去!”

“……”

上萬人,一擁而上,數量之多,數不勝數。

葉凡退後,順手將那些還不遠臣服北鬥宗的人帶走,扔回內部,把戰場交給其他人。

經過一年的閉關,這些人需要真正的戰鬥來豐富自己的經驗。

眾人殺進來的第一關便是以蕭景天為首的劍修諸人,他們眼眸如刀、手持利劍、熱血沸騰,劍氣激盪而起。

“諸人聽令,第一劍陣——大雁南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