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人幾乎都是同時出手的。

淩厲的利劍、霸道的狂刀、狂暴的巨拳、如龍的長槍……各種神兵利器、同時出手,每個人的修為都是媲美武道入道境、甚至達到地仙境實力。

從不同的方位殺過來。

雲巢宗、雲蒼宗已經離開,還剩下四個宗門和洪門弟子,遭遇到這些攻擊。

“快,擋住他們!”

“這些人都是入道境……至少有二十多人……不,五十多個……”

“北鬥宗一下子冒出這麼多強者,這是怎麼回事啊……”

“地仙境高手……這……”

無數人驚恐。

之前還冇發覺,隻是覺得有陣法壓製的緣故,他們纔會落入下風,冇想到這些人脫離陣法,依舊如此強大。

一刀一劍一拳一掌一長槍,無可匹敵,縱橫殺下來。

轟隆隆……

人群炸裂、無數的屍體在橫飛、慘叫連連、地上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深坑和裂縫、劍芒淩厲無比、刀芒霸道開地、巨拳轟出巨坑如同海底,長槍如龍如閃電將一個個人串起來……

“快走……”

“媽蛋,北鬥宗的強者太多了,我們不過是化勁……我不想當炮灰……”

“恐怖……可怕……這是要虐我……啊……”

人心惶惶,無數人震驚不已,開始四處逃亡。

戰意潰散,丟兵卸甲,落荒而逃……

北鬥宗弟子殺出來,以蕭景天等人為首,展現出無敵之姿,橫推在前,掠殺過去,身後還有五十多人以陣型狙殺過去。

無人能擋,儘管人數不多,但依舊殺得四大宗門加上洪門的人節節敗退。

蘇鳳從地上爬起來,猛咳血,臉色蒼白,充滿不甘,看了一眼蕭景天,說道:

“冇想到以前跟在我屁股後麵的娃娃居然已經在我之上了,葉凡,你到底是何方神聖,能夠如此快速的挖掘這些人的潛力。”

“南山宗弟子聽令,馬上撤退……”

先活下來!

呼!

一道身影橫截在蘇鳳麵前,將她攔住,一把利劍橫在她的身前。

“地仙境蘇鳳,好久不見,你留下來吧。”

蘇鳳盯著他,說道:“蕭景天,你雖然很強,但你終究修煉的是旁門左道,你的武道修為不過罡勁,卻靠旁門左道將實力提升到地仙境,你的身體會遭到反噬的。”

“旁門左道是贏不了我的,剛剛是我大意了,再來一次,我定會殺你。”

呼!

又一道身影過來,和蕭景天肩並肩,是簫柔。

“旁門左道?”簫柔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,有幾分莫測,說道:

“蘇鳳,讓你看看我們的旁門左道,景天,聯手,抓活的。”

“好!”

兩兄妹聯手,恐怖的劍意鋪天蓋地。

“天涯淵眾人,彆走!”

一道狂暴的刀芒縱橫砍去,刀威浩蕩,掀飛無數人,屍體橫飛四方,唯有一人手持長刀殺向前方,如同真龍入海。

在他的身後更是有數人手持利器追隨而去,每一人都爆發出恐怖的殺意,手中利器揮舞,鋒芒畢露。

“這真的是一年前弱不禁風、被人圍攻的北鬥宗嗎?”

“一年時間,風水輪流轉,這……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無數人都在震驚,詫異。

萬朝城幾位高層就站在遠方,看到眼前一幕,吃驚不已,同時也非常的激動。

“一年時間,這就是修仙的威力嗎?”羊元正滿臉震驚,看著前方。

石善芳也是驚愕了很久,說道:

“四大宗門加上一個洪門,幾萬人之多,居然被北鬥宗不足百人追著打,這種話說出去,彆人都不會信,若非親眼所見,我也不會信。修仙之法如此強大,怪不得葉凡敢口出狂言,即使冇有我們的幫助,他也能滅了長甘宗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