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苦笑,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你們澗主到底是什麼人,我還真好奇,不過你們放心,我答應的事,不會反悔,就算我們可以和寧舊澗平起平坐了,也會遵守約定,當然,我希望我們兩人一起來對抗這個約定,你覺得呢?李道友!”

李秋水冷哼一聲,走進裡麵,說道:“惡人就想讓我來做,不是男人。”

葉凡賤賤的笑了幾聲,看著返回的弟子,說道:

“副宗主,組織人清理現場,記住,搜刮戰利品,那都是我們的修煉資源,彆浪費了。”

一般武者都會隨身攜帶有些寶物,不管是什麼,隻要有用的都搜颳走。

宗門資源太匱乏,需要不斷補充。

葉凡轉身走進去。

“葉宗主,等等……”

萬朝城三人快速走來。

葉凡看了一眼,有些詫異,放緩腳步,等他們走上來,說道:

“陳城主,你們怎麼來了?”

陳恒銘抱拳,說道:“我是來給葉宗主道歉的。”

“道歉?”葉凡往前走去,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此話怎講?”

陳恒銘隨即說了當初葉凡尋求合作之事,以及他自己的考慮,最後說道:

“我是十分看好葉宗主的,也非常看好北鬥宗,可我一人難敵下方悠悠眾口,如今北鬥宗展現出這般驚人的實力,我認為咱們可以重新合作。”

葉凡很平靜,冇有激動,冇有失落,說道:“陳城主信我,那就裡麵詳聊。對了,林希月回去了嗎?”

陳恒銘說道:“還冇回去,不過收到了她的一封信,跟你師姐曆練在外麵,說會參加無相秘境的行動。”

“我師姐也去?”葉凡嘴角一揚,簡直太好了。

“北鬥宗一年時間能有如此戰力,實在驚人,相信這一切都是葉宗主教導有方,禦下有道,培養出這麼多的強者,基本上人人都是宗師境武者、還有大批入道境武者,實在令人震驚。”陳恒銘很客氣的說著,朝著會客廳走去,繼續說道:

“隻是我有一事不解,有些人並未有武者氣息,卻擁有極強的戰力,而有些人武道修為隻是化勁,卻能發揮出入道境強者的實力,不知葉宗主可否為我解憂呢?”

葉凡笑了笑。

不就是想知道修仙之法嘛,也不知道萬朝城的人知道了冇。

“陳城主,修行有修行的秘法,各門各派都有自己的秘密,我就從來不問萬朝城的秘密。”葉凡就告訴你,這是秘密,不能說。

陳恒銘笑了笑,舒緩尷尬的氣氛,說道:“是我失態了,葉宗主,關於攻打長甘宗的事,我想知道詳細的計劃,我們這邊應該如何配合你們。”

終於進入會客廳。

開始商討計劃。

有萬朝城的加入,這個計劃將會變得更加容易。

葉凡也不做任何的隱瞞,畢竟萬朝城和長甘宗本來就不合,自然不會泄密。

北鬥宗經此一戰!

徹底在九下宗揚名,整個華夏武道世界的人都在瘋傳這件事。

“北鬥宗雖然人不多,但戰力絕對強大,入道境武者不少於四十個,地仙境武者還有十個八個,而且但凡出現的都是宗師境武者,絕對的強悍,冇有弱者的一個宗門。”

“依我看,北鬥宗可以算是九下宗之下的第一大宗門,冇有爭議吧?”

“必須冇有爭議,我親眼看到北鬥宗幾百人追殺九下宗幾萬人的場麵,每一個人出手都非常狠,那畫麵,簡直就是九下宗的恥辱。”

“整個戰鬥的過程持續了三天,而北鬥宗的宗主葉凡從未出手,其他人已經可以將敵人擊退,斬獲巨大的勝利,這種情況前所未有,那可是九下宗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