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走不了就走不了,剛剛揹你一路下來,你怎麼不說你能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明心心裡直罵!

女孩子的矜持,你懂不懂!

再說了,我現在隻是不討厭你了,還冇愛上你呢。

楚明月跟在後麵,意味深長的笑了。

“姐夫,好樣的!”

回到之前楚明心呆的那個房間。

禿頂男人給他們沏茶,說道:

“小友,我向你道歉,但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,我王五以誠信立本,你要殺要剮,我無話可說。”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看你訓這些惡犬似乎很不錯,這些可都是世界排名的惡犬,都被你馴服,你也不是個簡單的人。”

“我想問一下,任何一個人讓你這樣做,你都會做嗎?”

禿頂男人王五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不錯,我不問出身、不問來曆,拿錢辦事,就算事後有人來報仇,我也無怨無悔,我本就是罪人,不在乎生死。”

這似乎是個有故事的人。

看著臟兮兮的模樣,眼神渾濁,充滿故事。

“你的事,我冇興趣,我就問你一句,給多少錢,你能把我關到那個鐵房子裡?”

王五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五十萬!”

葉凡拿出一張卡,說道:“有刷卡機嗎?我現在就給你五十萬。”

王五二話不說,從桌子底下拿出刷卡機,說道:

“你,我打八折,你是第一個從鐵房子裡成功把人救下來的。”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不需要你打折,五十萬,刷吧!”

王五也冇多說,刷了五十萬。

“什麼時候把人送來?”

葉凡說道:“就這兩天之內。”

王五猶豫了一會兒,欲言又止,終於還是忍不住,說道:

“我能問你個問題嗎?”

葉凡眉頭一皺。

早就知道他喊自己喝茶,肯定還有其他事。

“你說!”

王五試探性的問道:“你這一身功夫是從哪裡學來的?”

“無可奉告!”

葉凡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“……”王五冇想到對方拒絕得這麼乾脆,說道:

“不知你是否知道鎮國使?”

葉凡眉頭一皺!

鎮國使!

這名字夠拉風的。

裝出一點點詫異,彷彿自己的秘密被髮現了一般。

引誘王五繼續說下去。

果然,他上套了,繼續說道:

“看來小友真的來自鎮國使,我說你怎麼會擁有這般實力。”

站起來,突然敬個軍禮,沙啞的嗓音,鏗鏘有力的說道:

“前鎮國使大刀王五,今日有幸見到鎮國使後輩,還為難了你的人,這是我這個兄長的不是,兄長在這兒給你道歉!”

楚明心姐妹一臉懵。

葉凡心裡也發懵,但他不能表現出來,鎮定,鎮定。

冇想到這傢夥果然來頭不小。

“都是出來的人了,不用在意那些禮節!趕緊坐下!”

擺著手,裝出一副老練的模樣。

王五坐下,神情有幾分激動,說道:

“不知龍主是否安好?”

葉凡思索一會兒,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已經出來很久了,斷了聯絡。”

“這樣啊!”王五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他日你若回去,幫我問聲好。”

“得嘞!”葉凡站起來,說道:“我得回去了,改天再來拜訪你。”

得趕緊溜,不然要露餡了。

王五親自送到門口,比來時熱情多了。

看著葉凡等人離開,還站在門口敬了個禮。

葉凡揹著老婆,走向狗市的出口。

“姐夫,你真的是那什麼鎮國使?”楚明月一臉好奇,還有點期待呢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