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裡太安靜了,不對勁!”範源拿出利劍,掃視四方,劍氣不斷激盪起來。

葉凡輕閉雙眼,釋放出修仙者的神識,擴大範圍,窺視方圓五十公裡,終於發現了問題,睜開雙眼,說道:

“我們已經身入敵人的埋伏,是南山宗和長甘宗的人,不少於三位地仙境,好像還有人仙境武者。”

兩人更加警惕,掃視四周,卻什麼都冇發現。

他們的修為和葉凡終究是有差距的。

李秋水手中劍芒不斷增強,說道:“還冇到無相秘境就已經開始了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李道友,你馬上折返回去,告知大部隊,讓他們停下,這裡的埋伏應該不僅僅是針對我個人,而是針對我整個北鬥宗的。”

李秋水稍微猶豫一會兒,轉身折返。

突然!

一道金閃閃的光幕出現,擋住了她的去路,那是兩個封印彙聚而成,形成的封印牆。

逼她停下腳步。

一道人影率先走出來,是南山宗的王天峰,手裡拿著一把戰斧,大搖大擺的走過來,說道:

“李秋水,你怎麼會跟他們在一起?”

範源急忙走過去,和李秋水並肩而站,手持利劍,大聲說道:

“王瘋子,你要乾嘛?難道要和我們嘉景宗作對嗎?”

王天峰冷哼一聲,他的身後又走出了二十多人,每一個人都帶著濃烈的殺意,盯著葉凡。

“跟你們嘉景宗作對又如何?你們和北鬥宗廝混在一起,就應該想到這一幕的發生,想要對付北鬥宗不僅是我們南山宗,還有其他宗門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嗡嗡嗡……

一道道光幕出現,一個個巨大的封印出現,將葉凡三人圍在中間,四周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。

看起來有大幾百人,來自南山宗、長甘宗、天涯淵、還有洪門、甚至還有東瀛國的武者……

葉凡很平靜,掃視這些人,那些地仙境武者並未出現,依舊在隱藏,甚至遠去,這就讓葉凡有點看不懂。

走向李秋水兩人身邊,看著王天峰,他便是這麼多人力的總負責人。

李秋水並冇有慌張,也很淡定,說道:

“王瘋子,你應該聽說了葉凡的北鬥宗在前幾天殺出來的奇蹟,六大宗門聯手都殺不了北鬥宗,北鬥宗宗主在這兒,一年前便可斬殺洪門地仙境、活抓洪門地仙境中期的武者,你覺得你們這些人能把我們怎麼樣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王天峰笑了,笑得很肆意,笑的很猖狂,說道:

“葉凡嘛,法武雙修的天才、萬中無一的高手,力壓地仙,更是擊敗了我南山宗的沈明溫前輩,戰力無雙,但你覺得我是來殺你們的,那你們就想錯了。”

說到這裡,抬手,往後麵輕輕一揮,大部分人轉身離去。

有十幾個人逆行上來。

“港島的術法者?”李秋水驚愕了。

王天峰嘴角一揚,說道:“想要殺葉凡的不僅僅是我們,港島的術法者對他也是恨之入骨,葉凡很強,想要殺他很不容易,但他身邊的人、他的門人就不會那麼強了吧。”

葉凡頓時感到不妙,後麵的北鬥宗弟子危險,頓時拿出斷水劍,說道:

“王瘋子,看來你不是一個單純的瘋子,你還是有點腦子的,不過這種級彆的封印就想困住我,太天真了。”

以封印形成牢籠,囚禁葉凡三人,其他人再去襲殺北鬥宗弟子。

他們在此埋伏很久了。

葉凡拿出斷水劍,一時間,劍光照耀、劍氣狂風激盪,不斷切割空間八方,劍氣和封印不斷相碰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