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能接受了。

“如果你想代表李淳風一脈跟我一決高低,那就堂堂正正打一架,你勾結我的敵人,就算贏了,也是勝之不武。”

莫乾玲雙手快速變化,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封印,此封印之上還有好幾個封印疊加,層層散發出封印之力,垂落而下,不斷加持。

金色的光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方塊,宛若金磚,逐漸垂落下來,碾壓空氣,無形中的壓力不斷震懾而下。

“這……這壓迫之力好強……”

“怎麼會這麼強……”

李秋水和範源兩人拚命抵抗,有些麵目猙獰,甚至站不住,用手中利劍杵地,試圖站穩,可還是跌倒,半跪在地上,麵色蒼白如紙。

葉凡知道遇到棘手的敵人。

腳一跺,陰陽圖出現,快速鋪蓋整個空間,陰陽圖快速變幻,八卦陣出現,散發出淡淡的黑白光暈,不斷的與從天而降的金色光暈抵抗。

李秋水和範源兩人感覺到好受一些了。

嗡嗡……

兩人瘋狂的運轉體內勁氣,催動手中利劍,爆發出狂暴的劍意,抵擋來自四麵八方的碾壓之力。

葉凡抬頭,手持斷水劍,一瞬間,劍氣狂飆,劍芒瀰漫,充斥在整個空間之內,腳下的八卦圖快速沸騰起來,升騰而起的黑白光暈被斷水劍吸收。

劍身嗡鳴,引動周圍的空間顫動,天地之間的大道之力在共鳴。

外麵的莫乾玲也在拚命的壓製,雙手結印變幻不斷,嘴裡不停的吐出各種話語,很密、很小聲、讓人聽不懂。

那是咒語!

王天峰看到葉凡三人承受著痛苦,特彆是李秋水和範源兩人已經失去戰鬥能力,一時興奮的說道:

“前輩不愧是傳說中那位的弟子,術法神榜排名第二的絕世術法者,一出手就能壓製三人,連囂張得不可一世的葉凡也隻能吃癟。”

手中戰斧綻放出殺芒,渾身殺意瀰漫,血液沸騰,說道:

“前輩,我進去殺了他們。”

“站住!”莫乾玲喝止他,冷漠的說道:

“這是我和葉凡之間的戰鬥,你無權參與,你一旦進去,也會被壓製,你會被葉凡毫不費力的殺掉,你以為現在已經牽製住他了嗎?天真!”

王天峰不敢往前,盯著裡麵的葉凡,明顯受到牽製,但他還在反抗,也冇有想李秋水兩人這般痛苦。

“大地之劍!”

地表震顫,開裂、一時間,無儘劍意瀰漫四方,周圍的大地在震盪,巨樹在倒塌。

葉凡的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,一個巨大的劍尖從裂縫中升騰而出,這一股劍意比之前的都要強上數十倍。

莫乾玲麵色凝重,道:“大道與真氣的完美結合,你……冇想到你能做到這一步,確實很出人意料,那就試試吧。”

北鬥宗和嘉景宗的弟子們一直在身後勻速前行,不停的追趕,負責人在最前麵。

突然前方鳥獸驚飛!

“停!”

範忠建大手抬起,停下腳步,目光警惕的看著前方,掃視兩側。

陸文超也開始警惕起來,說道:“範長老,怎麼了?”

範忠建說道:“這鳥獸驚飛的範圍有點廣,好像有一批人在靠近,而且是帶著殺氣的。”

話音剛落!

四周都出現了黑壓壓有的人影,將眾人團團圍住。

眾人一下子就警惕起來,目光掃視。

“南山宗,長甘宗、洪門的人……”

“他們四周包圍而來,葉宗主他們在前麵……你們看前麵的金光……”

“那是封印散發出來的金色光芒,前麵已經打起來了,而且還有術法者參與其中,看來這些人是有備而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