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的修行之法有可取之處,我的修行之法亦有可取之處,但我一直堅信縱使我的修行之法再難,或者說不適合這片天地,但它終究是曾經輝煌過,曾經的古之大帝們創造下的輝煌戰績、擁有的絕世戰力,我不信他們被時代抹殺。”

“修行再難,我依舊在,誅仙劍式第二式——一劍斷山河!”

恐怖的劍芒殺來,那一股斬破山川河流、摧毀天地大勢的劍芒所向披靡,冇有絲毫猶豫,斬殺八方。

怒斬向前,劍勢之強,無法想象。

劍芒還未觸碰到封印,封印已經在顫抖。

鏘鏘……

恐怖的劍芒殺過去。

封印顫抖、破裂、斷開、瘋狂的劍氣如同決堤的大壩,一下子衝出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王天峰等人直接被劍氣橫掃、飛向遠處、重重的砸在巨樹上或者草叢裡。

莫乾玲口吐鮮血、瘋狂後退,執掌一個封印在身前,擋住大量的劍氣、自己的肩膀出現了一道血口,那是被劍芒洞穿的。

她不甘心!

雙手快速結印!

所有的封印再起,目光帶著憤怒的殺意。

而這一次的封印明顯比之前弱了不少,目光掃視四方,她身邊躺著七八個書法者的屍體。

雙手快速變幻。

所有的封印不斷重疊,變成巨大且厚重的封印,金色光芒都變得雄渾起來,祭殺向葉凡而去。

一個巨拳,從天而降,宛若一座大嶽之山轟然而下,下方無數人已經開始驚恐,紛紛退後。

那位人仙境武者麵色凝重,盯著長相甜美,卻極為暴力的女子。

若不是她突然出現,嘉景宗和北鬥宗的人已經死絕。

抬手,長刀橫起,無儘刀威浩浩蕩蕩,不斷洶湧向前上,切割空氣,拉拽周圍的空間力量襲殺上去。

轟隆隆……

刀勢破碎,刀芒斷裂,洶湧如同隕石撞擊而下。

無數的慘叫聲不斷傳來,大量的鮮血迸濺而出,近百具屍體橫陳在巨坑中。

一拳轟殺出來的巨坑,拳威浩蕩,在人仙境武者身邊的武者根本扛不住。

連人仙境武者都麵色蒼白、膝蓋以下冇入地下,手中的長刀已經被一拳打彎。

“撤!”

“快撤!”

“所有人趕緊走……”

“太尼瑪恐怖了……走啊!”

眾人紛紛撤離。

看著長相甜美的林溫柔,就像是看到了人麵獸心的惡魔,強的一塌糊塗。

南山宗三長老胡建元朝著巨坑中的人仙境武者喊道:

“前輩,趕緊走,咱們在無相秘境等著他們。”

人仙境武者縱身一躍,目光始終盯著林溫柔,有些不可思議,有些思索,道:

“你很強,我在無相秘境等你!”

一群人紛紛撤離。

“給本大小姐追!”

楚明月如同風一般追殺過去。

呼!

林溫柔抓住她的肩膀,道:“彆追了,無相秘境還會遇到的。”

說罷,目光看向前方散發出金色光芒的戰場,緩緩走過去。

嘉景宗、北鬥宗的幾個負責人急忙過來道謝,但她完全不在乎,徑直走過去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禿鷲猛然提速,快步殺過去。

“源兒……”

範忠建也提速過去。

他們看到了王天峰等人的逃亡,並且冇有追擊。

看到了一個強盛的金色封印化作一道無敵的殺芒奔襲向葉凡,空間都被割裂,彷彿錯位。

這一招祭殺過去。

莫乾玲也轉身逃離。

葉凡冇有大意,手中長劍一斬,和強勢的封印僵持了一會兒,纔將封印斬碎,不可謂不強,此人的術法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