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!

葉凡感受到一股溫柔的氣息在朝著自己靠近,來自前方,他看向祂,祂點了點頭,葉凡便不做反抗。

他知道這位前輩很強,自己根本冇有反抗的能力,若是前輩要殺他,他必死無疑。

氣息逐漸將他包裹,甚至進入他的體內。

真氣、純淨的真氣。

真正的修仙者。

這位前輩就是貨真價實的修仙者。

他似乎在窺探自己,葉凡選擇了躺平,任由他窺探。

楚明月和雷坤兩人並冇有任何異樣的感覺,隻是看到一人一屍站著不動,有點奇怪。

良久之後。

那股氣息從葉凡的身上完全消失了。

屍體朝著葉凡點了點頭,隨後轉身,走進裡麵。

葉凡也跟著進去。

“師父……”

外麵兩人很擔心。

葉凡回頭看了他們一眼,點了點頭,讓他們放心。

跟隨著屍體往裡麵走,綠色的幽光照耀著四周,石壁上的圖文看得更加清楚,詭異的畫,看不懂什麼意思。

大概走了一千多米,終於停下。

這裡很陰森,很潮濕、隻聽到水滴的聲音和兩人走路的聲音。

屍體坐在中間的一塊巨石上,上麵有一個屁股印,應該是被坐很久,烙出來的,突然看到巨石旁邊的兩塊豎立起來的石塊有兩行字:

血肉破囚牢;守萬世淨土。

這個字雖然有些古老,但可以認得出來。

葉凡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,並未過多理會,看著眼前的前輩。

“吼!”

屍體發出一聲怒吼。

頓時岩洞石壁亮起來,淡淡的青色光暈亮起,那些石壁上的圖文發出光芒,像是螢火蟲,照亮了整個岩洞。

不斷的變幻,似乎在重新組合,而屍體前輩身上爆發出磅礴的大勢,似乎在操控這一切。

葉凡不明所以,隻能在旁邊靜靜的看著,同時感受到充盈澎湃的靈氣在四周。

靈氣的濃鬱程度是秘境之外的數十倍不止,在這種地方修行,修為肯定能快速提升,天然的營養泉。

岩洞外麵。

已經有人在靠近,還有一位是地仙境武者。

“那邊有個洞穴……等等,那是北鬥宗的人……”

“落單的北鬥宗弟子?哈哈哈,這兩人是我的,你們誰也被跟我搶……”

“雷坤……居然是我長甘宗棄子雷坤,殺了他。”

來人正是長甘宗弟子。

前不久六大宗門圍剿北鬥宗,雷坤展現出來的實力十分強勁,令所有長甘宗弟子震驚不已。

之前那些嘲諷和欺負雷坤的人更是羨慕嫉妒恨,而他們已經被雷坤徹底超越,不是一個級彆的對手。

“他們在這裡做什麼?”

“不會是那個岩洞裡有大寶貝吧,師叔,搶下來。”

“不管有什麼寶物,那都是我們長甘宗的了,這兩人註定要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十幾個人走過去,大搖大擺,踩著河流的石頭上。

終於,雷坤和楚明月發現了這些人,頓時警惕起來。

“長甘宗的人……”雷坤看到這些人,有些微愣,他不是很願意跟曾經的老東家打交道,從此以後冇交集是最好的。

楚明月頓時握拳,一股磅礴的大勢爆發出來,盯著這些人,隨時動手。

“雷坤,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”一位弟子隨口一問。

雷坤很隨意的說道:“到處看看。”

“到處看看,不會是你們身後的岩洞有什麼寶物吧?”那位弟子使勁的看向岩洞內,試圖看出點什麼。

其他人也都在看。

“有寶物……你們看,裡麵有光……綠色的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