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體內的筋骨得到了更強大的塑造,神識變得更加強大,範圍更廣,源源不斷的力量洶湧而來。

進入到了另一個層次。

特彆是元嬰小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,和自己融合一體。

頓時有所感悟。

“亙古·驚鴻,前部分的功法和時間、空間有關?”

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。

刹那間頓悟,這是突破後的第一個驚喜。

也是參悟了《逆亂八則》後纔有的想法,功法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聯絡。

《逆亂八則》的第一則講的便是時間法則,剛剛稍微腦子裡頓悟‘亙古’的奧義,居然聯動到時間上,還涉獵到空間。

這讓葉凡很詫異。

《亙古·驚鴻》是師父給他的修行功法,師父隻是說逃跑用的,隻要融會貫通,修行到極致,無人能追上。

一直以來,他隻學會了驚鴻步,逃跑速度確實無人能及,可一直無法參透‘亙古’部分。

這一刻,突然理解師父說的,無人能追上。

如果連逃跑都用上了時間和空間,誰又能追得上呢,簡直就是無敵。

突破很順利!

目前已經達到元嬰後期,下一步將會踏上下一個大境界——化神境!

他繼續在這裡帶著,參悟‘亙古’部分,和《逆亂八則》一同參悟,看有冇有什麼收穫。

泉水旁邊的人已經等待了很久,未見到葉凡出來,烤肉已經開吃。

“泉水的動靜變小了。”

“宗主應該快出來了,咱們先吃還是等會兒?”

“先吃吧,那麼多呢,吃不完。”

“你們身上的武道境界似乎不高,但你們的戰鬥力都很強,遠遠超過了武道修為,你們是怎麼做到的?”

“不該問的彆問,這是我們北鬥宗的機密。”

關於北鬥宗的修士,不知道修仙之法的人都在好奇,武道境界不高,甚至有些完全冇有武者氣息,卻擁有超強的戰力,不容小覷。

嘉景宗的人也是充滿好奇,私底下也詢問過好幾次,但北鬥宗的人都守口如瓶,宗門告誡過他們,不得將修仙之法說出去。

“有人!”

一位弟子站起來,看向巨坑邊緣,那是出現了幾個人,隻是看著他們一會兒,便轉身離開。

另一位弟子說道:“現在還不是殺人越貨的時候,一般等到一段時間之後,等每一個人得到一定寶物之後,那纔是互相殘殺的時刻。”

“你以前進過秘境?”

“嗯,去過,剛開始的半個月,大家都各自淘寶,半個月之後,開始各種殺人越貨,那時候,每個活著的人都會有一些存貨了,我估計這裡也差不多這樣。”

北鬥宗的人基本都是第一次進來,就連簫柔也是。

以前,簫柔作為蕭家子弟,蕭家武者綜合實力不強,根本就冇有機會參與到這種行動,這是她第一次進入秘境。

宗門變強了,自己纔會有更多的希望,若非葉凡戰力超強,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參與這次的秘境行動。

嘩啦啦!

葉凡出現了。

從泉水中出來,衣服並冇有濕漉漉,片刻便乾,踩在地麵上,聞著香噴噴的烤肉,走過去。

“宗主!”

北鬥宗眾人站起來。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趕緊坐下,吃東西,這玩意很補吧,雷坤,你彆吃太多……”

雷坤現在是世俗之人,承受不住這種妖獸的滋補,現在已經滿臉通紅,渾身燥熱,眼睛都變得有些赤紅。

“師父,我……我有些難受。”

葉凡無奈的歎氣,取出銀針,快速幫他梳理體內氣流遊走,消化妖獸血肉精華,他的四肢百骸、血肉得到滋補,將會很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