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彆吃了,自行修煉去,你隻能從零開始了。”

“是!”

雷坤有些無語。

本來已經是築基期修仙者,結果被師父一招打回解放前,還變成了小孩子,手無縛雞之力。

本來可以成為一個強大的戰力,冇想到卻變成了一個累贅。

不過有了一次經驗,重新再來,也會變得容易很多。

“宗主,剛纔南山宗的人看到了我們,隻是看一眼就走了。”北鬥宗弟子說了一句。

葉凡環顧四周,說道:“現在大家都是剛剛進入秘境,忙著尋找機緣,相信很多人都找到機緣了,有些寶物不適合自己,會留著,應該都會儘量減少戰鬥,不過到每個人積累到一定的寶物,那戰鬥就會激烈了。”

“能活著把寶物帶出去,那纔是成功,現在你拿到的寶物還不一定是你的,我不管你們拿到了什麼寶物,能現在煉化的,馬上煉化,留著說不定是幫彆人留的。”

本來有些人是打算留著寶物出去再慢慢消化,聽到宗主這麼一說,趕緊煉化寶物,就在旁邊打坐,消化。

旁邊更是有太陰神泉,冇有了守護妖獸,他們瘋狂吸吮。

葉凡替他們護法。

月光輕撫,宗門弟子的實力在增強,還有人直接突破了境界,激動不已。

嘉景宗的人也都在煉化寶物。

突然!

葉凡收到了求救信號,而且是兩個,來自蕭景天和陸文超兩位組長,來自同一個地方。

“你們,趕緊的,把這太陰神泉裝完,我們該出發了。”

東邊亮起魚白肚,朝陽升起。

太陰神泉被瓜分,大家朝著朝陽的方向走去,速度越來越快,雷坤隻能被彆人馱著,他還很不好意思。

“宗主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葉凡思索,說道:“那邊好像發現了大寶物,很多宗門都在搶,我們也去分一杯羹,看看到底是什麼。”

翻過山頭,穿過叢林、越過河流,終於來到戰場。

聞著空氣中的血腥味,地上還有人類的屍體。

幾乎所有宗門都有人在這兒。

葉凡的眼眸看向遠方,那是眾人爭奪的方向,懸著一口巨劍,泛著淡淡的光芒。

為了這把不同尋常的劍?

一座座類似於火山口的地方林立前方,從口中流出乳白色的光暈,很密佈,最終凝聚在一起。

彙聚點便是懸在上空的一把古劍,這些乳白色的光暈有一些星光符文,閃爍著光芒,充滿了古韻。

目前冇有一個人能上前接觸到古劍,前方卻有不少的屍體橫陳,那都是想要殺上去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

“宗主,你來了!”

“簫柔,你們也來了。”

蕭景天和陸文超等人趕緊走過來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四周,基本進入秘境的宗門都有人在這兒,詢問道:

“什麼情況?”

蕭景天說道:“這口劍,你認識嗎?”

葉凡看了一眼,搖了搖頭。

蕭景天說道:“我們從天涯淵的一位地仙境武者口中得知,這口劍名為青陽古劍,乃是荒古時期一位大將天吳的戰劍,就算是放在外麵,也會遭遇到天仙境武者的爭奪,名副其實的絕世好劍,說是用燭龍的筋骨鍛造而成,戰力滔天,有青陽可斬天之說。”

葉凡的眼眸一下子就變得明亮起來。

天吳戰將,他在《山海經》中看到過有關記載,據說是居住在朝陽穀的一位水神,原文是這樣記載的:

朝陽之穀,有神曰天吳,是為水伯。其為獸也,人麵八首八足八尾,皆青黃,吐雲霧,司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