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五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

“我知道我的實力不強,所以我在‘驚鴻’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我的逃跑速度,一般人追不上,除非地仙出手,不過那時候的地仙,應該被你們三人吸引了,所以你們不用管我,我可是會第一個跑路的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五叔,你第一個跑路就行。那咱們去哪裡彙合?”

王五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因為咱們的仇人比較多,所以即使成功逃離了追擊,也不適合單獨行動,儘快聯絡大部隊,或者遇到萬朝城、寧舊澗的人可以暫時尋求融入。”

“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,關於青陽古劍的事,不要說出來,儘快找到北鬥宗的其他組員。”

三人點頭,道:“明白!”

王五看了葉凡一眼,說道:“宗主單獨行走,我倒是不擔心,就是你們兩人會比較危險,我觀察了一下,南山宗、天涯淵、長甘宗、雲巢宗都有人仙境武者一起來,有的宗門還不止一個。”

商議結束。

開始執行,埋伏!

四人快速分開。

葉凡按照指揮,來到地方,掃視一眼,發現雲蒼宗的人居然已經在埋伏了,而且人比較多,就是在等著人來。

另一個方位也有雲巢宗的人在埋伏。

風霜山莊的人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“……”葉凡直接無語,大家都等著坐收漁翁之利嗎?

一棵巨樹,縱身一躍,跳上去。

站在樹梢末端,可以看得更遠,看清那邊的戰場。

等候!

時不時會有巨石滾落下來,沙塵飛揚,瀰漫天際。

取劍是個很麻煩的過程。

夜幕降臨。

終於在太陽落下的那一瞬間,取得古劍。

是天涯淵的人拿在手上。

結果天涯淵的人被南山宗和長甘宗、洪門的人攔住,不讓離開,發生了爭執。

他們似乎發現下方圍觀的人減少了,發現了不對勁。

“好了,不要再說了。”天涯淵的人仙境武者董壯波開口,喝止所有人,目光掃視,看到地上很多屍體、地表千瘡百孔,說道:

“咱們四個宗門的人都付出了相應的代價,就按照明重樓所說,這把青陽古劍輪流執掌。”

目光看向下方,掃視一圈,說道:

“我們估計已經被包圍,想要拿走青陽古劍可不容易,北鬥宗的人一個都不見了,其它宗門的人也都少了一大半,他們可不會就這麼離開,定然是隱藏起來,等著我們下去,在奪劍。”

“咱們犧牲了這麼多,絕對不能讓他們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其他人也發現不對勁。

麵色凝重,掃視四周,現在古劍在手,主動權在他們手上,但想要活下來,不容易。

“媽蛋,他們就是要乘人之危嗎?”

“冇必要大驚小怪的,武道世界,殺人越貨本就是常事,我們現在要選出一條路,殺出去,明重樓,你有什麼想法?”

明重樓掃視下方,看向四周的地勢地貌,說道:

“這邊的地勢地貌比較複雜,適合逃亡,不過我認為下麵的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,咱們就出其不意,直接從雲巢宗這裡殺出去,他們的人不多,其他冇有人的地方,肯定有很多埋伏,那是未知的危險,咱們為什麼不選擇明麵上的呢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一位人仙境武者點了點頭,手持一把戢,爆發出強勢的殺勢,目光盯著雲巢宗零零星星站著的幾人,怒吼一聲,道:“給我殺!”

身後眾多弟子跟隨著他的步伐,殺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