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巢宗的人一下子就有些懵。

“什麼情況?對我們出手?”

“南山宗,你們要想清楚,要對我們出手?”

“我們想得很清楚,不想死就滾開。”

“滾你麻痹,朝著我們殺過來了,還叫我們滾,給我殺!”

雲巢宗的人也不是慫貨,拔劍、拔刀、揮拳、迎戰!

他們很清楚,戰友不止他們幾人,還有其他人。

果不其然,埋伏的雲巢宗弟子第一時間衝出來,殺過去。

風霜山莊的人也忍不住了,殺過去。

“風霜山莊弟子聽令,給我殺,奪劍!”

三位地仙境武者領頭,其他人緊隨其後。

葉凡依靠在巨樹之上,靜靜的看他們鬥,不急!

突然,眉頭一皺!

蕭驚天出手了,手持長劍,直入人群,劍芒淩厲,乾淨利落。

一場混戰開始了。

九個宗門互相廝殺,隻為青陽古劍,總體來說是其它宗門的人撲向天涯淵,南山宗和洪門三個宗門。

他們在奮力抵抗,一道道刀光劍影不斷揮斬而出,卻又被破除,儘管有人仙境武者也無法快速離去。

對方也有這種級彆的強者。

北鬥宗這邊,蕭驚天第一個殺過去,手持利劍,一道淩厲的劍芒縱橫而出,本尊追隨過去,直指南山宗的一位地仙境武者。

鏘鏘鏘……

“北鬥宗……”這位地仙境武者看著蕭驚天,憤怒的咬牙啟齒,揮動手中長刀,橫推而來,刀芒霸道,不斷切割。

蕭驚天連連後退,嘴角溢血,眼眸冰冷,並冇有打算和此人糾纏下去,眼眸轉動,從旁邊繞過去。

他的目標是奪劍,始終盯著手持青陽古劍的董壯波。

有一位同為人仙境的武者跟董壯波廝殺,他隻想趁亂奪劍,如果有機會的話,還可以補上一刀。

“休走!”

那位地仙似乎並不想讓他走,馬上過去攔截他,揮動長刀。

旁邊還有一位入道境武者也追殺過去。

麵對北鬥宗的人,他們是恨之入骨的,恨不得直接斬殺。

鏘!

一聲金屬的猛烈撞擊,星火四射,有人攔住了那位入道境武者。

“萬朝城的入道境,你要幫北鬥宗嗎?”

“我要殺的就是你!”

廝殺起來。

蕭驚天腳踩驚鴻步,速度極快,穿梭在人群中,宛若鬼魅,好些人想要截殺他,都失敗了。

突然!

一把戰斧橫斬過來,徹底擋住了去路,繞不開。

手中長劍刺殺過去。

呯!

連退幾步,定睛一看,是王天峰,他一臉邪惡的嘴臉,手持巨大的戰斧,一身殺意,揮動戰斧,快速殺過來。

蕭驚天麵臨雙麵夾擊,前有王天峰,後有地仙境武者,旁邊還有不少敵人隨時偷襲,他必須要選擇其中一個方向突破。

他選擇的是王天峰!

手中利劍爆發出強勢的光芒,劍勢淩然,不斷暴漲,節節攀升,劍芒怒斬,帶著一股狂暴的憤怒。

這是《長恨劍訣》,這套功法本身帶著一種對世間的憤怒,還有一股暴躁,斬出的劍勢要比平常的劍勢霸道很多,恨不得摧毀天地,炸裂世界。

這一劍極為狂暴和霸道,比王天峰揮斬過來的戰斧還要強勢。

一時間,雙方碰撞。

鏘!

“什麼……這……怎麼可能。”王天峰難以置信,看到自己的戰斧殺勢居然被劍勢碾碎,完全不敢相信。

曾經他和蕭家子弟交手不止一次,也和蕭驚天交過手,那時的蕭驚天隻是個丹勁武者,冇想到一年多時間,已經可以和入道境中期的他媲美,甚至比自己還要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