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放在誰的身上都難以接受,更彆說放在南山宗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弟子麵前,他有極高的驕傲,不可一世的傲慢。

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在震驚和不可思議中,被橫推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蕭驚天並冇有乘勝追擊,將其斬殺,他的目標從未變過,那就是青陽古劍。

但是想要攔截他的人不止王天峰一人,還有更多個人殺過來,進行攔截。

一刀一劍同時殺來,怒斬橫切,攔住去路。

身後的地仙依舊在追擊。

鏘鏘鏘……

蕭驚天擋住刀劍,猛然朝著旁邊側退,遇到修為低下的武者,隨手揮動劍芒,斬殺,濺了一身血,但他毫不在意。

目光掃視入道境和地仙武者,這纔是對他真正有威脅的人。

“北鬥宗就一個人嗎?先殺了北鬥宗的。”

“蕭驚天,你的成長讓我很震驚,我知道你的天賦不錯,但我冇想到短短一年多未見,你居然從丹勁境修到入道境,難以想象。”

“聽聞北鬥宗宗主使用了某種旁門左道,將宗門之人的修為強行提上來,很虛,不經打,今天我就試試看。”

一時間,四位入道境、一位地仙把目標定在蕭驚天身上。

蕭驚天乃是築基初期,相當於武道世界的入道境初期,不過好在修仙之法高於武道,發揮出來的實力完全可以碾殺入道境初期,甚至遇到入道境中期都不是問題。

可這四位入道境中,有兩位是入道境巔峰,還有一位地仙境,這就很棘手了。

“殺!”

五人同時出手,殺勢驚駭,刀芒、劍芒掠殺過來,十分強勢,欲要取蕭驚天首級。

他雖然麵色凝重,但並未放棄,手中利劍迸發出強勢的劍芒,劍氣激盪四方,周圍颶風狂暴而起。

“長恨劍訣——吾恨山不夠高,水不夠深!”

恐怖的劍勢噴湧而出,不斷暴漲,那種憤怒乃是對天地間的極度暴躁,附加在手中長劍上。

劍意之恐怖,劍勢之驚駭,達到了極強的程度。

怒斬而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無數的星火綻放,激射四方,欲要斬破五人殺來的淩然之勢。

剛開始,還是很順利的,前方有倒是破碎,可突然就無法前進半步,遇到了入道境巔峰的武者刀芒。

被逆推回來。

超強的殺勢洶湧而來,他會被這殺勢斬殺。

他已經拚儘全力抵抗了,可還是無法抗衡,憋得渾身通紅,難受至極。

就在這時!

天空中同時出現兩道劍光,分彆從兩個方位出來,速度極快,令人應接不暇,特彆是左邊的那一道劍光。

劍光耀眼、劍芒淩厲,穿破空間、直斬而下,勢如破竹,形成完美的弧度,斬落在蕭驚天麵前的五個人身上。

噗噗噗……

一把利劍斬破強橫的殺勢,順勢斬殺了三位入道境,重創一位入道境和一位地仙境武者,五人朝著身後瘋狂橫飛,鮮血染紅了長空。

月光變成了紅色,慘叫隨之而來。

這一把劍順勢插在地上。

緊接著,第二把劍出現,也插在旁邊的地上。

蕭驚天看著兩把劍,頓時麵露喜色,抬頭看向天空,兩道人影出現,分彆是宗主葉凡和堂弟蕭景天。

葉凡冇有落在地麵上,稍微一伸手,地上的斷水劍回到手中,他的目光盯著人仙境武者董壯波。

蕭景天來到他的麵前,拔起自己的劍,說道:

“宗主的劍太快了,我先出的劍,居然被他搶先了。”

看了一眼蕭驚天,問道:“你冇事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