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驚天露出一口白牙,說道:“不礙事,殺!”

“葉宗主來了……”

寧舊澗的人看到葉凡,頓時就感覺自己冇希望了。

不過士勢也高漲起來。

“我還以為他離開了呢,居然一直在等待。”

葉凡站立虛空,俯視而下,看著正在和董壯波戰鬥的雲巢宗人仙境戴元龍,二話不說,一劍斬下。

劍勢驚駭,劍芒淩厲、一劍斬所有,斬破了千萬空間。

兩位人仙境武者的戰鬥,彆人是根本無法插手,也無法靠近的,涉及到的破壞力太強。

葉凡這一劍麵對的是董壯波。

一劍怒斬,劍芒淩厲而下。

董壯波明顯也注意到了,抬手揮動手中一把戰戟,無儘殺芒揮灑而上,應戰不虛。

鏘鏘鏘……

大量的星火激射四方,無數的光芒爆炸。

嘶啦……

戰戟大勢被破,董壯波麵色凝重,他不僅要麵對上方的葉凡,還要麵對前方的戴元龍,就在他擋住葉凡一劍,依舊擋不住,還要遭遇到戴元龍一掌拍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口吐鮮血,整個人橫飛向遠方,重重的砸在一座早已被他們打爛的火山口上,砸出一個大坑。

手中的戰戟都掉在地上了。

戴元龍和葉凡兩人幾乎同時殺過去,一人拍掌,一人持劍,洶湧而去。

這一刻,兩人如同盟友!

“董前輩!”

天涯淵、南山宗、洪門的人紛紛過去支援。

青陽古劍在董壯波身上,絕對不能落入敵人之手,首當其衝的是南山宗的人仙境明重樓第一個衝過去,攔截了戴元龍。

“董道友,快走!”

明重樓大聲呐喊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

無數的天涯淵弟子擋在葉凡麵前,甘願送死,為董壯波爭取片刻時間。

噗噗噗……

一個個送死的武者殺上來,可憐至極。

葉凡手中的長劍冇有絲毫留情,劍芒所過,屍體橫飛。

蕭景天、蕭驚天兩人殺過來,卻被人在半路攔截,開始了瘋狂的廝殺,幫不上宗主的忙。

葉凡也不需要兩人幫忙,手持利劍,快速衝過去,所過之處,皆是屍首,血流成河,殘骸到處都是。

終於!

董壯波從地坑裡爬出來,渾身臟兮兮,沾滿了泥土,流血不止,看了一眼眼前的戰場,一個轉身,翻越眾多火山口,逃離。

“想走?”

葉凡抬手、無儘劍光直逼雲霄,與月光爭輝,照耀八方之上,強勢的劍意不斷碾壓,那些攔截在葉凡麵前的武者們紛紛被鎮壓,甚至有些直接跪地,吐血,無法站起來。

淩厲的劍芒釋放出寒意,周圍的空氣溫度好像驟然間下降了十幾度,那一道劍芒伴隨著劍光直指高空千米之上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劍落、劍斬!

無儘摧毀、恐怖劍氣激盪萬裡之遠、淩厲劍芒斬落而下,直指前方,斬斷萬裡河山,大量的火山口在這一劍之下,徹底被摧毀。

恐怖的劍氣朝著四周不斷擴散,那些試圖靠近葉凡的武者被劍氣切割,化作一灘肉泥,消散在空氣中。

就連地仙境武者都直接被彈飛,靠近不得。

這一劍還是以前的那一劍,而如今的葉凡已經不是那時的葉凡,如今是元嬰後期後圓滿的修為,實力大幅提升。

唯有人仙境武者還能靠近。

明重樓想要阻止,一把長刀殺向葉凡,而葉凡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原地,他撲了個空。

聽到遠方傳來一聲慘叫。

眾人看過去。

以之前葉凡所站的地方為起點,一條看不到儘頭的鴻溝出現在眾人麵前,還散發出攝人的劍氣,久久不能散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