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到後麵,蕭景天等人麵色凝重。

不再覬覦,說明遇難了。

“宗主,我先下去探探路,你不著急,你是一宗之主,要是出事了,我們怎麼辦!”陸文超急忙說道。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要是真的出事了,你們想維持北鬥宗就維持,不想維持就解散,這個地方有點詭異,我得親自下去看看。”

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這樣,陸長老,你跟我一塊下去,雷坤,你也一起,其他人都在這裡等候。”

蕭景天急忙說道:“宗主,雷坤還冇重回修行之道,跟你下去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道:“不礙事!”

抓住兩人的肩膀,縱身一躍,跳下去了。

大家都上麵都很擔心。

不斷降落!

“吼!”

妖獸的怒吼,在雲霧繚繞中,視野受限,即使是修仙者的他們也被限製了。

偶爾看到黑影在雲霧中亂竄。

終於,一隻妖獸撲上來了。

巨大的雙翼橫飛,發出吼叫,張開雙爪,鋒利的指甲如同利刃,巨大的嘴巴咧開,欲要將人抓住,吞食。

葉凡冇有出手。

陸文超抬手揮劍,劍芒淩厲,縱橫斬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和妖獸的利爪碰撞到一起,激射出星火。

妖獸驚叫幾聲,快速飛走。

本以為暫時安全,冇想到一會兒工夫,周圍黑壓壓一片,十幾隻妖獸出現,更有一些長相怪異,兩個腦袋、四支翅膀、四條腿。

“喊夥伴了!”

陸文超麵色凝重,手中利劍迸發出極強的劍勢,隨時揮斬,劍氣激盪,劍芒淩厲而霸道,充滿狂躁。

這是《長恨劍訣》的招式,徹底暴怒了。

“殺!”

直接殺過去。

葉凡一手抓住雷坤的肩膀,一手持劍,手中利劍迸發出極強的劍意,不停的震懾,妖獸們似乎感覺到一股覺得壓迫感,有點畏懼的看著他。

“一劍流星!”

一道淩厲的劍芒襲殺過去,速度極快,帶著超強的破壞力,遇到巨大妖獸爆發出來的大勢,直接衝破,擊碎,更是接連刺穿四隻妖獸。

妖獸發出驚恐的叫聲,紛紛飛走,被刺穿的四隻已經命隕,葉凡將屍體裝進空間法器。

飛禽妖獸的肉還冇吃過呢。

終於!

三人降落在一處凸起的峭壁上。

峭壁的後麵是一個洞穴,剛落下,便聽到洞穴內有聲音。

葉凡定睛看去,眼眸陰陽,探視而去,看到一條巨蟒吐著蛇信子,正在緩緩朝這邊而來。

準備提劍殺過去,手腕上的靈蟒動了。

“你來?”

葉凡能夠感應到靈蟒的意識,一蟒一人可以在識海中交流。

“牠跟我有點淵源,我能感應到,我們應該同源,我去看看。”

“行!”

葉凡把靈蟒放出來,巨大的身軀鑽進身後的洞穴內。

冇一會兒,聽到裡麵傳來轟隆巨響,站著的峭壁也在不停地顫動,石塊掉落,腳下的凸起峭壁都要斷了。

葉凡有些擔心的看向洞穴內,以神識勘察。

兩條巨蟒在廝殺,互相纏繞在一起,嘴巴還撕咬對方,很激烈,不過靈蟒占據了上風,而牠似乎不想殺了對方。

似乎在交流!

似乎達成共識。

兩條巨蟒出來了,身體變小了不少。

靈蟒跟葉凡在識海中交流。

“我總算知道我的先祖了,我來自吞天蟒一脈,而我體內擁有返祖跡象,屬於吞天王蟒,未來這一脈的王,牠也是這一脈的,不過不能返祖,隻能不斷修行。”

葉凡看著牠,說道:“吞天蟒我聽過,不過我聽聞吞天蟒一脈的王族應該是九彩吞天蟒纔對吧,你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