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招的可想而知,恐怖到極致。

所有人都在等著,屍體被打爛,他們再衝上去屠殺北鬥宗的人。

萬眾矚目。

九下宗的人期待的等候,等董壯波怒砍屍體。

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很緊張,擔心屍體前輩不敵。

一把強勢的戰戟揮殺而來,帶著摧毀天地的殺勢,似乎要毀掉所有的一切,眼前的屍體更是不成問題。

戰戟即將觸碰到屍體時。

隻聽到嗡一聲響。

眾人定睛一看。

戰戟利刃居然被屍體那腐爛、流淌著黑色液體的骨架手拿著,兩根手指夾住。

徒手接住人仙境巔峰武者的戰戟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董壯波也很詫異和難以置信。

“這……”

他不願相信,眼眸變得更加淩厲,爆發出更加強大的殺意,握住戰戟的雙手更加用力,體內勁氣瘋狂運轉,不斷凝聚在雙手。

欲要揮動一分,卻發現分毫難動。

渾身憋足了勁,周圍的震懾之力連身後的九下宗諸人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紛紛退後。

眾人更加呆住。

“這……前輩的戰戟居然被徒手接住了,這……這不是屍體嗎?”

“難道這屍體是活的?”

“前兩天,我聽董前輩說他已經是人仙境巔峰,一隻腳踏入天仙境,如此逆天的修為,被一具屍體攔住?”

“……”

這一切都太詭異。

他們震驚又帶著一些恐懼。

北鬥宗諸人也很震驚,更多的是驚喜。

“牛逼,明月,你怎麼認識他的?”

“上次我跟我姐夫來過,我姐夫說他很強,我就想過來碰碰運氣,冇想到前輩還認識我,嘿嘿。”

“看來咱們有救了。”

“敵人很多,這些人一起上的話,這位前輩估計擋不住……”

話音剛落。

九下宗的人已經開始沸騰,要一起殺上來。

人多力量大,摧毀眼前的屍體前輩。

“殺!地仙境武者跟在我身後,碾壓過去。”董壯波發號施令,儘管無法前進半分,但這屍體並冇有對他下殺手。

他要以眾人之力碾壓過去。

一呼百應,身後眾人紛紛響應,十分激烈。

一擁而上,嘴裡喊殺,聲勢浩蕩,不斷震懾而來。

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都有些慌了。

突然!

“吼!”

一聲巨大的怒吼咆哮傳來,從屍體前輩的嘴裡出來,形成一股強勢的巨浪,掀飛前方所有,空間都在這一聲狂怒的咆哮中被震碎。

殺過來的諸人紛紛被掀飛。

其中最靠前的董壯波渾身灼燒起來,血肉化作虛無,骨頭化作粉末,飄散四方,跟隨在他身後的地仙境武者們同樣遭遇到嚴重的創傷,生死未知,身上出現了大麵積的灼傷,身上衣物早已不見。

地仙境武者身後的眾多武者們,衣物消失,身上有不同程度的灼傷、朝著洞口之外,諸人橫飛出去。

慘叫連連、巨大的風浪狂卷。

一下子安靜下來了。

呯!

戰戟掉落在地上,眼前已經看不到九下宗的人。

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都驚呆了,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。

僅憑一聲怒吼就可擊退諸多強敵,屍體前輩的實力驚人,深不可測!

久久才緩過來。

“前輩戰力驚人,驚世駭俗……”楚明月趕緊過來拍馬屁。

可屍體前輩根本不理會她,隻是靜靜的定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李淑豔反應過來,說道:“咱們就現在這裡待著,那些人肯定會守在洞口,尋找一下有冇有其他出口。”

大家都表示讚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