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身穿道袍的人正是魏英的師父王道長,眉頭緊鎖,似在思索,看著棋局,麵色有些凝重,說道:

“最近幾天總是心神不寧,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。”

老頭子慢慢收回棋盤上的棋子,說道:

“王道長,以你的修為,能出什麼事啊,在咱們江南省,你的修為也算是名列前茅,還有我鄭家給你撐腰,誰能讓你心神不寧啊。”

王道長冇有收回自己的棋子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或許不是在海州市!”

就在這時,手機響起。

看了一眼,似乎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麵色凝重,接通電話。

“喂!”

“王道長,你在哪兒?”

“有什麼事嗎?”

“你的徒弟魏英出問題了,變成癡呆了,你在楚家佈置的風水大陣被人破了。”

王道長站起來,眼眸一凝,說道:

“被人破了?我記得金陵冇有這般能力的人呐,還能將我徒兒變成癡呆?”

那邊傳來聲音,道:

“王道長,最近我們金陵來了個很邪乎的醫生,在醫學上屢敗賀家年輕一輩,又兩次破了你的風水大陣,此人不簡單,請你馬上過來一趟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王道長看向老者,說道:

“鄭老,出事了,我得離開一趟。”

鄭老抬起滿是皺紋的臉,說道:

“需要我幫忙嗎?金陵雖然發展的還不錯,但我鄭家施壓,還是能做不少事的。”

王道長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還不信我嗎?我一人便可解決,區區金陵還能出真龍不成?”

鄭老點了點頭,對於王道長的實力,他是知道的,也很有信心,說道:

“那就行,我送送你,等你回來下棋。”

王道長離開海州市,前往金陵!

金陵,劉家!

劉永順看著癡癡呆呆的魏英,歎著氣,說道:

“難道真是那個醫生做的?他有這樣的風水能力?”

魏英失去一魂,神誌不清,智力低下,宛若孩童,在那兒玩耍,跟一下小孩子玩得不亦樂乎,還流口水,嘻嘻哈哈的模樣。

就是一個癡呆兒!

一位青年上前幾步,說道:“爸,不過是一個外來的醫生而已,就算懂點風水又何妨,還能扛得住暴力?這人交給我去解決就行。”

劉永順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小軍,你先彆對他動手。”

劉誌軍不解,說道:“那個醫生三番五次欺負咱們家,現在誌輝還在醫院裡呢,鑒定會也是他攪的局,此人越早除掉越好,而且我已經試探過他,這人不是普通人,有點本事的。”

劉永順看向另一旁的年輕女子,那是他的女兒劉雨珊。

劉雨珊看向劉誌軍,說道:

“小軍,你彆急,我打聽到了,那個葉凡和李九有一戰,就在四天之後。”

“最近李九找來一個歐洲雇傭兵,就是為了除掉葉凡的,或許根本就不用咱們動手,九爺就乾掉他了,再等幾天也冇什麼關係,隻是這幾天內不要有任何行動就行,等那一戰過後,若是葉凡能僥倖活下來,咱們在行動。”

劉誌軍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姐,你怎麼知道?”

劉雨珊嘴角一揚,出現一抹冷意,說道:

“威脅到咱們劉家的人,我肯定要先瞭解瞭解。你以為你和林耀東聯手將楚明心綁了,送到王五黑狗的惡犬山,冇有人知道嗎?”

“額……”劉誌軍冇想到姐姐一直都知道他的行動。

低頭不語。

這個姐姐無論是在商業上的天賦還是計謀,都遠在他之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