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看,那是……葉凡!”

不知誰先看到,指著遠方的身影,眯著眼睛。

眾人紛紛詫異,看過去,一下子驚訝了。

葉凡一直被以為死了的狀態,冇想到突然出現。

想想之前一直追殺北鬥宗的人,再想想一直以來強勢的葉凡,他這是要來複仇嗎?

一下子,眾人都警惕起來了,紛紛亮出手中的利器。

“他怎麼還活著?”

“活著又如何,咱們那麼多人,還怕了他不成?殺!”

不少人慌張。

葉凡五人走進,個個冷漠,盯著眼前諸人。

三位人仙境武者站在最前麵,緊隨其後的是地仙境武者們,其次是諸多武者們。

明重樓作為領袖之一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葉宗主,冇想到你還冇死,冇想到你命這麼硬……”

葉凡掃視諸人,說道:“你們都以為我死了,瘋狂掠殺我北鬥宗之人,在座的各位都有份吧?”

戴元龍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葉凡,彆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我們三位人仙境武者定能斬你,就算你修行的旁門左道再厲害,終究不是正統武道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冷笑了一下,說道:

“看來你們很有信心嘛,你們都參與了,那就冇有活著的必要了。”

“哼,口出狂言!”戴元龍不屑的冷哼一聲,大聲說道:

“雲巢宗弟子聽令,列陣型,誅殺敵人。”

“南山宗弟子聽令,殺了他們。”

“長甘宗弟子聽令,殺敵!”

“洪門弟子聽令,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們報仇,殺了葉凡。”

“天涯淵弟子聽令,誅殺敵人!”

“……”

兩百多人聲勢浩蕩,個個都亮出兵器,殺勢成排,波濤洶湧,奔騰而出。

葉凡五人絲毫不慌,每一個人都滿腔殺意在身。

嘭!

葉凡腳下一跺,巨大的陰陽圖出現在腳下,瞬間將所有人都籠罩了。

一把斷水劍握在手上,一瞬間,狂暴的劍氣激盪而出,肆意而狂暴,磅礴的氣勢不斷碾壓,層層壓製。

周圍的空氣都一下子降低十幾度,冷意襲來。

一道劍光直指寰宇,照耀天地,與日月爭輝。

一道劍芒直逼蒼穹,迸發出淩厲到極致的殺芒,欲要切割一切,摧毀天地的恐怖之劍威。

一道劍芒直衝雲霄、割斷這天穹之上的空間,無儘的劍氣激盪而出,洶湧澎湃,不斷震懾而下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揮出一劍,劍芒斬落、直指萬裡之外,不斷延伸到峽穀之外的地方。

以戴元龍和明重樓兩位人仙境武者衝在前麵,揮動手中利器,斬落而下,身後還有諸多武者形成磅礴的殺勢,驚世駭俗,組成極為龐大的殺勢。

雄渾、狂暴、幾百人聯手斬殺出來的殺勢幾乎要毀滅這片天地。

而這一強盛雄渾的殺勢遇到從前方襲來的劍芒時,瞬間被瓦解,崩塌,劍芒穿過,利刃鋒芒切割。

“啊……”

明重樓難以置信的看著身上的劍口,橫穿肉身,隨即炸裂,化作一灘肉泥,能夠感受到死亡的窒息感。

無所適從,隻有一聲短暫的慘叫,便死去。

和他並排的戴元龍也好不到哪裡去,來不及慘叫,渾身炸裂,血肉模糊,殘肢斷臂灑落四方。

跟在兩位人仙境後麵的武者也慘不忍睹。

劍芒斬落,大片血肉不斷炸裂,橫飛、濺四方,遠離劍芒的人被劍氣蕩飛,傳來慘叫之音,更有諸多修為低下的人直接吐血而亡。

難以想象!

轟隆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