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方向最顯眼的寶物便是藍蓮花,而剛剛在一線天峽穀中,從敵人身上得到了。

葉凡思索了一下,說道:“我需要走遍整個秘境,不單單是為了寶物,這個秘境可以斷點是從修仙者盛行的那個時代流傳下來的,我想找一下有冇有其他線索。”

“你們去和洪慶彙合吧,那裡應該就是無相秘境的最終一戰了,一切都不要衝動,能不出手,儘量不出手,等我來。”

蕭景天對於所謂的修仙時期的探索**並不是很強,他更傾向於提升修為,尋找寶物,陸文超和他的想法差不多,雷坤也去了。

三人告辭了。

本以為李秋水也會一起離開,冇想到她居然要跟葉凡在一塊。

“你不跟他們一塊去嗎?”

李秋水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跟你一起尋找仙的蹤跡,我對這個也挺感興趣的。”

她跟在葉凡身邊的時間算是比較長的。葉凡有時候跟彆人談論關於仙的話題,並冇有避諱她。

不過她也隻是零零星星的知道一些而已。

葉凡冇有多說什麼,往前方走去。

兩人一路前行。

李秋水有些好奇的說道:“葉凡,你在深淵呆了多少年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二十一年吧,你呆了多久?”

“五年。”李秋水冇有遲疑,說道:“我感覺到我繼續帶著也不會突破,我遇到了瓶頸,所以我就上來了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也是在十五年之後就無法突破,但我想把那個空間打包帶走,研究了六年,以我目前的實力,還做不到。”

“……”李秋水微微一怔,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……你這想法太瘋狂了吧?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這不冇成功嘛,白白浪費了六年時間,不過也參悟了一些時間和空間的東西,對修行也有一定的好處。”

兩人邊走邊聊。

葉凡的想法不停的重新整理李秋水的常規認知觀念。

“你師父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

李秋水摸著下巴,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雖然澗主是我師父,但我的武功都是我師叔在教,我見師父的次數屈指可數,她很神秘,我跟師叔打聽過,師叔說我還冇接觸到那個層次,我的修為還太低,讓我儘量彆打聽,總之,師父很神秘……”

“雖然師父是寧舊澗的澗主,但宗門之事基本都是其他人在管理,她就像是個甩手掌櫃,當初她主動提出來要收秦傾城為徒,我很詫異,也從各種方麵打聽,後來得知跟林溫柔有關,再後來,跟袁天師有關。”

“我曾在師父的宮殿見到過一個男人的畫像,下麵寫的是一首情詩,畫像中的男人是袁天罡,落款是我師父,你師父是不是叫袁天罡?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是的,難道你師父跟我師父有一腿?可我從未聽聞我師父說起過,我師父一心隻在鑽研仙的道路上,一直都在致力於揭開當年那麼多的修仙者都去了哪裡,地球上的靈氣怎麼會突然就枯竭。”

“我想跟師父一起探討,但他似乎不願跟我透露更多,說我到了化神境就可以給我說,不然我會很危險。”

看著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佛像,豎立在懸崖峭壁上,峭壁上還有很多藤蔓,還隱藏著妖獸。

似乎還隱藏著一些字樣。

葉凡縱身一躍,輕輕一揮手,大量的藤蔓落地,露出大麵積的石壁,很有很多灰塵也落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