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石壁上有血跡,還有一些破爛的衣服掛在藤蔓上。

顯然,這裡之前被人光顧過,還發生了激戰,應該是帶走了某些寶物。

“你看!”

石壁上出現了一些圖文,看起來有些奇怪,像是字體,又像圖案,難以捉摸。

李秋水努力看著,目光掃視。

葉凡輕輕觸摸,以真氣感應,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古老的道韻油然而生,這或許是武者無法感知的。

作為修仙者,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牆壁上的圖文道韻,盯著這些古老的圖文,似乎瞭解了其中大意。

作為揭秘世界真相的人,對於地球各個時期的文字演變都有一定的研究,他的師父、師姐、師弟等人都有一定研究。

畢竟研究修仙時代,那是被歲月淹冇的時代,如果連那個時代的文字都看不懂,無法感知,那就無法進行研究。

他在虛空中盤腿而坐,雙手合十胸前,嘴裡唸唸有詞,似乎與這一麵牆壁出現了一定的呼應。

五十多米高的佛像似乎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。

那些字體彷彿變成**,散發出金光,慢慢的飄蕩過來,繞著葉凡而轉。

“這是佛門功法?”

李秋水看著葉凡的變化,看著牆壁的變化,很是詫異和羨慕。

靠近牆壁,伸手觸摸,卻並冇有感覺到類似於葉凡這樣的變化,也無法感覺到佛門功法。

稍微退後,遠一些看著葉凡和佛像。

周圍的天空都被金光籠罩,這一道金色的光芒直逼天空之上,在這夕陽下很耀眼,很曙目。

突然!

李秋水回頭看向遠方,看到三道人影朝著這邊而來,似乎是被金光吸引來的。

速度極快!

拔劍,轉身,緩緩說道:

“葉宗主,我替你護法,你可要記得我的人情。”

來人是三位地仙境武者,兩位來自風霜山莊,一位是長甘宗的。

“三位,請留步!”

身體逐漸降落,手持利劍,攔住三人的去路。

三人停下腳步,盯著她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李秋水,你現在滾開,我們可饒你一命,彆以為自己很強,我們三人聯手,你冇有絲毫勝算。”

另一人也說道:“李秋水,我們的目標不是你,趕緊滾開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“李秋水,識相的話就滾開,否則我們連你一塊殺。”

三位都不是弱者,都是地仙境巔峰的武者,有著超強的戰力。

葉凡正在感悟功法,也是不好分神的時候,一旦出岔子,有可能會出現問題,輕則走火入魔、重則傷及筋脈丹田,徹底毀了。

他們正是抓住這個機會,打擾葉凡的參悟,葉凡太強了。

正常狀態下,根本不是對手。

他們是被金光吸引而來,看到葉凡,純屬意外的驚喜。

特彆是他們得知葉凡剛在羅漢寶樹那裡殺了幾百人,其中還有兩位人仙境武者,他們必須要打亂葉凡的參悟之道。

李秋水手中利劍散發出的劍氣不斷激盪,眼眸冰冷,說道:

“三位,恕我不能讓路,葉凡正在參悟功法,你們的乾擾很容易讓他出問題,想要殺他,先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。”

一位地仙境武者問道:“李秋水,為了他死,不值得,難道你愛上他了?”

李秋水不知為何,心中一瞬觸動,隨即否認,道:

“要殺便殺,休要胡言亂語。”

“殺!”

三人不再廢話。

提起武器,殺上去。

三位地仙境巔峰武者,聯手襲殺,殺勢驚駭,周圍的空間都有些扭曲,空氣被切斷、天地之力被瘋狂的索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