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走,回去,我有點情況要跟宗主瞭解,我覺得這一次咱們可以輕鬆一些,隻要懂得利用妖獸的力量就行。”

王五培養了大批惡犬,對於妖獸的一些資料也是比較感興趣的,研究妖獸和普通野獸之間的區彆。

查閱了不少北鬥宗從天涯淵弟子收刮上來的相關典籍,以及武道世界市麵上的一些妖獸典籍。

葉凡發現他有這個愛好,遇到相關的書籍也給他帶回來。

王五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那就是看能不能把自己的惡犬變成妖獸。

根據自己的研究,妖獸中有不少是從普通的野獸進化而來的,不過那是自然的進化、偶然的進化。

既然能進化,肯定是有原因的,他還在研究中。

所以他對於妖獸的特性、秉性還是很瞭解的。

心中有了一些想法,帶著徐月婉回到葉凡等人麵前。

“宗主,你之前見到過妖獸殺了人,然後對墳墓進行祭拜,是吧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是的,我也覺得有點奇怪,其他地方的妖獸並冇有這種情況,殺了人,清理掉血跡,恢複原樣,然後祭拜,很虔誠的模樣。”

王五說道:“我瞭解過妖獸的一些特性,他們一般不會如此,除非出現了讓心中充滿敬畏的神明,我剛看了一下,整個戰場很大,人很多,但卻冇有一隻活著的妖獸。”

“婉兒說了,已經有四個小時冇有妖獸出冇,妖獸隨著自身的修煉、不斷成長、智力也會不斷提升,甚至可以提升到人類的水平,當強大到一定的程度,修為超凡之後可化作人形,口吐人言。”

“這裡有牠們敬畏的東西,他們不會輕易放棄的,一定會再來,而且會有組織有準備的反撲,還有可能會是小規模的獸潮,今晚會有一場,如果不能達到牠們滿意,明晚還會有,明晚是月圓之夜,牠們會變得更加瘋狂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問道:“宗主,你說你基本逛遍了整個秘境,這附近的獸群在哪裡?”

葉凡轉身,看向北麵,指著遠方的一座大山,連綿不解的山峰插入雲霄,說道:

“那裡是一個妖獸居住的地方,我進去過,不過冇有跟妖獸發生任何衝突,冇有我想要的東西便離開了。”

又指向西邊,說道:“那邊有一個巨大的湖泊,湖裡應該也有不少妖獸,等會兒,我的靈蟒還冇回來,若是牠在,應該能給我們不小的幫助。”

王五聽了他的話,看了兩個方向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們暫時不攻擊,先讓妖獸和他們纏鬥一番,說不定可以把給我們解決掉不少人,而且我也想知道讓妖獸們如此敬畏的東西是什麼。”

楚明月一直在旁邊偷聽,忍不住說道:

“會不會是個大寶貝?嘿嘿。”

李淑豔說道:“王五道友,接下來,我們該如何佈局。”

王五環顧四周,說道:“你們看到這四周的大樹冇?所有人都要躲在樹上,越茂盛越好,儘量隱藏起來,如果遇到飛禽妖獸,也不要與之照麵,能躲則躲,我們坐山觀虎鬥就行。”

寧舊澗的一位入道境武者有些擔心,說道:

“妖獸真的會來嗎?”

王五沉默一會兒,說道:“會的,我研究過!”

王五的名聲不是很顯赫,所以對於他的能力,寧舊澗的人不是很相信,但北鬥宗的人都冇人有任何異議。

北鬥宗弟子都知道,宗主葉凡就是因為王五被南山宗的一名弟子饒鵬池打了王五,直接被殺,招惹上九下宗之一的南山宗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