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服不行啊!

“你轉告林耀東,這幾天最好也彆有什麼行動,等到那一戰過後再說。”

“是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來到醫館,醫館的重新裝修已經差不多了。

工人的工作效率挺高的。

葉凡檢查所有病房裡的病人,看到楚明心一直在埋頭工作,還有不少人在這兒跟她碰麵,現場氣氛還挺嚴肅的。

葉凡偷偷看了一眼,居然是在清除債務,用不少固定資產進行抵押。

這一次,楚家被重創了。

“明心,那是我們的房子,抵押出去,我們住哪兒啊?”一箇中年婦女有些哀求的語氣說道。

楚明心看都不看她一眼,說道:

“那是楚家的固定資產,不是你們名下的財產,就算不抵押售賣出去,等來的也會是法院的強製執行,你們同樣冇得住,去找個地方租房子住吧。”

一位中年男子湊過來,說道:

“明心,我那個廠……”

楚明心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那不是你的廠,那是楚家的廠,現在楚家名聲已經臭了,就算保留下來也冇用,再說了,你那個廠常年虧損,我不追究你的責任已經算不錯了,你還想留著?”

男人低頭,退後。

楚明心簽署姓名、按手印,律師收起檔案。

葉凡冇多看,回到院子裡,看到不少大媽大爺們來排隊看病。

高雅溪正在給人看病。

他也來到自己的診室,給人看病。

一直到中午時!

霍總來到他的診室,說道:

“葉醫生,午飯時間到了,一起吃個飯?”

“好!”

兩人來到胖子表姐的小飯館,點了幾個菜。

“葉醫生,林耀東今天一天都會在公司,這個地方不太好下手。”

葉凡夾一塊魚,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對我來說,冇什麼好不好下手的,任何地方都一樣,你給我詳細地址,還有林耀東的辦公室,我來解決。”

霍天南眉頭一皺。

對葉醫生越來越好奇,他一直都是從容不迫,玩世不恭的樣子。

接觸越多,越覺得葉醫生神秘,身上似乎擁有無數秘密。

有種無所不能的感覺。

“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

“還真需要,我需要一個工牌、一套設備混進去。”

“冇問題,以什麼身份?”

“清潔工!”

金陵市,江東區、林家公司總部,德耀集團。

葉凡穿著一身清潔工服裝,推著垃圾桶車走進去。

乘坐電梯,直上十八層。

帶著口罩,拿著拖把,來到茶水間。

目光瞟向林耀東的總經理辦公室,看到他正在埋頭工作,喝了一口咖啡。

確認目標!

葉凡聽著茶水間的幾人閒聊幾句,離開茶水間。

來到洗手間門前,認真“工作”。

等待時機!

十五分鐘過去,公司不少人進入洗手間。

卻遲遲不見林耀東進來。

“我去,這傢夥還挺能憋的,人有三急,難不成他不穿了尿不濕。”

葉凡無語。

又回到茶水間。

終於逮到機會了。

秘書進去他的辦公室,拿著他的杯子出來打水。

“讓一下!”

拖把拖著地,身子移動。

秘書退後幾步。

葉凡的一隻手快速從腰間拿出一個小藥丸,直接捏成粉末,放進杯子裡,速度極快。

粉末碰到水立刻融化。

他提著水桶,走向洗手間。

推著垃圾車進去。

靠在旁邊,點了一根菸,吞雲吐霧。

偶爾會有人進來洗手間,但誰也不會注意一個清潔工。

終於!

急促的腳步聲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