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者們慌了。

各個宗門的武者不約而同的站在統一戰線,共同抵禦妖獸。

“畜生,我殺了你……啊……”

“師兄,救我……救我……呃……”

“大家跟我來,組成方型,不然殺不出去的,太多了,而且修為不弱,連入道境前輩都受傷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妖獸數量極多,足足有五千之多,實力也是有高有低,主要是在這叢林中非常靈活,即使是黑夜,對於妖獸們來說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。

本來他們就已經大戰良久,很多武者都是身上帶傷,麵對強橫的妖獸,根本無法抗衡,死傷慘重。

“萬前輩,我們長甘宗願意給出這些寶物,請求庇護。”長甘宗一位地仙境武者渾身是血,氣喘籲籲,看著凶猛而極多的妖獸,請求庇護。

長甘宗本來還有人仙境武者坐鎮,不過已經得知訊息,被葉凡殺了。

大批妖獸來襲,他們根本扛不住,已經很多人被殺,所剩無幾,唯有拿出寶物換取萬聽春人仙境前輩的庇護。

萬聽春手持一把長劍,劍芒淩厲,一劍斬落,兩頭巨大的妖獸直接被切開,濺出大量的鮮血。

餘光掃視四周,大批妖獸洶湧無比,人類損失慘重,雲蒼宗基本已經死絕,長甘宗所剩之人也不多。

看了一眼他遞過來的寶物,還是有點用的,說道:

“你們站在我的身後,我可帶你們殺出去。”

“多謝前輩!”

長甘宗的人急忙躲過去。

不得不說,萬聽春還是很強大,為數不多的人仙境武者,在這一場戰役中表現出了極大的作用。

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,腳下堆滿妖獸的屍體。

他們屬於殺出去的一批人。

另外一批,以莫乾玲為首,聯合風霜山莊,以陣法為陣地,擊殺大量衝進陣中的妖獸,損失最小。

已經有三個宗門尋求庇護,貢獻出自己的寶物。

“天涯淵請求莫前輩庇護,我們願意奉獻出所有的寶物,但求活一命。”

天涯淵的弟子們都重傷不已,死傷無數。

莫乾玲看了一眼,點了點頭,雙手結印,一個金燦燦的封印祭殺向天涯淵身後,擊殺了五六隻妖獸。

救下他們,他們急忙入陣。

連同陣中的人一起擊殺衝入陣法之中的妖獸。

站在遠方巨樹上的北鬥宗、寧舊澗諸人看到眼前慘烈的場麵,不禁心有餘悸。

“這些妖獸好凶殘,牠們體型龐大、以獠牙為武器、利爪也是,太猛了。”寧舊澗一位弟子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,看向不遠處的王五,說道:

“還好咱們有王五,不然咱們損失也一樣慘重。”

“你剛剛不是還在質疑人家嗎?”

“我錯了,我不該質疑王五道友,是他救了我一命。”

“行了!”李淑豔喝止兩人的對話,看著前方殘忍的場麵,說道:

“有兩隻妖獸至少達到化智境,那隻太古神猿應該是聖靈境,甚至是結丹境,牠是領導者。”

一位弟子問道:“師伯,化智境相比於武者入道境如何?”

李淑豔認真的說道:“妖獸有屬於自己的修為境界,從最開始的普通妖獸,然後是煉體境、化智境、再者是聖靈境、往下是結丹境,後麵還有。普通妖獸算是比較弱的,煉體境相當於武者的化勁境差不多,不過妖獸天生神力、體型龐大,在力量上會占據一定的優勢,同時他們的智慧偏弱一些。”

“不過到了化智境,妖獸就開始誕生智慧,有了一定的思考能力、逐漸朝著人類思想方向發展,而他們的力量依舊是優勢,化智境的妖獸可以媲美罡勁武者,聖靈境是已經有了成年人類的智慧,幾乎要成型了,基本上冇多大差彆,實力更是達到宗師境,甚至普通的宗師境還有可能不敵一些血脈特殊的妖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