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萬聽春有些不解,她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。

葉凡上前走過去,說道:

“你可願歸我北鬥宗?”

萬聽春微微一怔,眉頭微皺,思索一會兒,說道:“我們是仇敵,你不擔心我會假意投誠,到時候給你當頭一棒?”

葉凡很隨意,說道:“你雖然是人仙境中期,但你想要殺我,完全不可能,如果你要殺其他人,你可以試試,我這人做事比較殘忍,你真做了,我會讓你付出數倍代價。”

萬聽春猶豫了一會兒。

葉凡催促了一下,道:“我可冇時間給你思考,要麼死,要麼歸順,趕緊選!”

萬聽春咬了咬牙,說道:“歸順!”

“行,你跟我走!”

葉凡將他帶走,其他人收颳了寶物,紛紛回到原來的位置。

站在巨樹之上,看向遠方的戰場,基本已經成為定局。

莫乾玲以陣法和封印著稱一方空間,所有人都進去了,隻留下一個入口,隻要妖獸趕緊來,立刻利用陣法和封印壓製,其他人動手斬殺。

入口處已經堆滿妖獸的屍體。

無數妖獸圍著封印、和陣法不斷咆哮,吞食地上人類的屍體,怒瞪陣法中的人類,齜牙咧嘴,充滿挑釁和憤怒。

“看來妖獸殺不進去了,那些人也不敢出來,難道就這樣耗下去嗎?”李淑豔已經來到王五身邊,希望聽到王五的想法。

看到葉凡帶回萬聽春,有些詫異,道:“葉宗主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葉凡說道:“她願意歸順,我要她立下靈魂契約,五叔,你來吧,以後有人仙境武者保護你,你是我們的指揮官,可不能出現意外。”

王五也冇有推辭,萬聽春本來還想拒絕的,但她不想死,隻能服從。

簽訂契約!

王五對葉凡表達感謝,同時看向萬聽春說道:“前輩,你隻需要在我麵臨危險時保護我即可,其他時間,我不會乾涉你的生活和修行。”

萬聽春對此人也有些好奇,自己怎麼說也是人仙境武者,卻要被要求跟此人簽訂契約,未免有點草率,可葉凡不是這麼草率的人。

“多謝!”

葉凡說道:“五叔,現在戰局定了,妖獸們死守外麵,如果雙方要耗下去,那些身為武者,修行之人,不吃不喝半年一年都不是問題,我們等不了那麼久。”

王五腦子飛快運轉,盯著遠方的墳場。

很明顯,這些妖獸不敢再進入陣法之中,而陣法之內的人也不打算出來了。

“宗主,你能快速破陣嗎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之前跟莫乾玲交過手,她的實力確實很強,術法也比較詭異,但我如今修為大增,兩劍便可強行破陣,現在?”

王五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急,咱們等天亮,第二個夜晚,那纔是真正的月圓之夜,妖獸纔會更加瘋狂。”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終於天亮了。

妖獸們始終不願離去,依舊圍在陣法之外,偶爾纔會有一兩隻妖獸離開,但也會有五六隻妖獸加入。

晌午!

陣法之內的人有些慌了。

“難道我們要一直被困在這裡嗎?這跟坐牢有什麼區彆?”

“萬聽春他們已經殺出去了,早知道我也跟他們一起殺出去,現在弄得被妖獸囚禁的結果。”

“這裡本來就是妖獸的家,他們可以守上幾百年,可我們呢?雖然是修行之人,但我們能堅持多久?三年?五年?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開始煩躁起來。

風霜山莊的一位領導人掃視諸人,其實內心也有這樣的想法,但他不敢發火,來到莫乾玲身邊,小聲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