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陣法之中!

一位武者盯著靈蟒,似曾相識,但卻說不上來。

靈蟒的體貌特征改變了很多。

“見過?”旁人問道。

“北鬥宗宗主葉凡有一條巨蟒,是從東瀛國那邊得來的,當初在港島和雲閒鶴一戰時,就曾出現過,當初在北鬥宗遭遇圍攻時,也出現過。隻是,這模樣不太像……”

“想什麼呢,這哪是蟒蛇,哪有蟒蛇長犄角的……”

突然,旁邊的莫乾玲看著巨蟒,肯定的說道:

“牠就是蟒蛇,而且是吞天王蟒、屬於蟒蛇中的王族,牠在返祖的路上,看牠這模樣,應該已經是結丹境了,甚至有可能已經是涅槃境,擁有王族血脈,還在返祖,是一個強敵。”

聽到這話,大家都微微一愣。

妖獸修行也有專屬的境界劃分:普通妖獸、煉體境、化智境、聖靈境、結丹境、涅槃境、超凡境、化形境……

除了普通妖獸之外,從煉體境開始,每一個境界都有三個小境界之分,分彆是前期、中期、後期/巔峰,跟武道世界的小境界差不多。

隨著修煉的提升,妖獸不僅在力量、戰鬥技巧、戰鬥功法上、在智力方麵的變化最為明顯,智商不斷提升,超凡之後,便可化作人形,修成人身,行走在人類的大街上,跟人類並無兩樣。

妖獸的修煉之路相比於人類,也有些特殊,妖族中有血脈之說,有一些王族血脈會表現得極為強勢,戰力比同等階級的同類都要強悍很多。

靈蟒便是吞天蟒一族的王族,擁有王族血脈,更能返祖,給同族一種血脈壓製,讓同族內心不自覺的產生一種追隨感和敬畏。

大家聽到莫乾玲一說,心神一凝,這是一大強敵,他們要麵對的強勢敵人。

“師兄,你說北鬥宗和寧舊澗此刻在哪裡?”

“鬼知道,據說葉凡已經從深淵出來,還殺了不少九下宗的人,連明重樓這樣的人仙境武者都被殺了,隻可惜他冇在這裡,不然定會被妖獸撕碎。”

“葉凡很強的,據說他在一線天斬殺了明重樓和戴元龍兩位人仙境武者。”

“彆說他了,他肯定帶著剩餘的門人逃出去了,就算他再強,當初也是被莫乾玲前輩以陣法壓製的,如今我們也被困在這兒,就算他在,也強不到哪裡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突然聊到葉凡、北鬥宗、寧舊澗起來。

甚至有些慶幸這些人冇有來到墳場,不用麵臨此刻危機。

而葉凡等人一直都在關注他們的動靜。

靈蟒已經和好幾隻強大的妖獸消失在視野中,不知道乾嘛去了,也冇個音訊,葉凡還有些擔心。

一直到下午四點多。

靈蟒終於聯絡葉凡,老地方見。

帶著王五,來見靈蟒,看到牠身上帶傷,有些憤怒。

“誰做的?”

直接拔劍而出,劍氣激盪,眼眸蘊含殺機。

“我!”

一道聲音從山峰後麵傳來。

一隻雪白的狐狸展現九尾,體型龐大如同一座移動的小山丘,縱身一躍,砰的一聲,落在葉凡麵前。

大大的眼眸很是深邃,絲毫不畏懼,充滿威嚴。

“口吐人言?”王五一下子就緊張了,盯著巨大的白狐,稍微移動,躲在葉凡的身後。

葉凡瀰漫出一股濃烈的殺意,頓時取出四把利劍,快速融合,恐怖的殺意瞬間籠罩八方,方圓五十公裡內,都能感覺到恐怖的殺意在瀰漫。

彷彿來自地獄惡魔的怒火,劍氣長存、浩浩蕩蕩。

白狐頓時眼眸一凝,要爆發出強勢的氣勢,九條尾巴不停的擺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