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耀東來了。

直接拉大號。

葉凡馬上來到洗手間門口,放了正在清理的牌子。

等候他拉完出來。

我可不想現在弄,萬一弄得自己一身屎呢。

冇多久。

聽到沖水聲。

林耀東一臉舒暢的走出蹲坑。

“中午吃錯了什麼,怎麼突然拉肚子了!”

林耀東嘀咕著,打開水龍頭,洗手。

突然!

他注意到鏡子裡出現清潔工身影,抬起拖把柄,正要說什麼,一記悶棍打下。

他直接失去意識!

葉凡直接將他扛起,丟進垃圾車內,拿起垃圾麻布,將他蓋住,推出去。

直接下樓。

來到負二層。

看了一眼車庫的監控攝像頭。

他早已把車停在監控死角。

從垃圾桶裡將人撈出來,丟進後備箱。

拿出銀針,在他身上紮下去,以防中途醒來,拿走他的手機、錢包。

啟動車子,離開。

直奔狗市!

車子停在王五黑狗的店鋪門口。

剛下車子,禿頂王五就站起來,看著他。

葉凡並未理會,打開後備箱,扛起林耀東,走向裡麵。

禿頂王五趕緊跟進去,有些詫異。

冇想到葉凡真的將林耀東弄來了。

“小友,你來真的?”王五瘸著腿,抓緊跟過去。

葉凡把林耀東丟在走廊上,說道:

“你以為我在開玩笑?人我已經給你弄來了,把他關進那個鐵房子裡去吧。”

“敢弄我老婆,我就要讓他嚐嚐被恐懼支配的感覺。”

“什麼狗屁林家,以為自己牛逼轟轟,在老子麵前,任何權貴都是浮雲。”

“喂,你不會不敢吧?”

禿頂王五看向院子裡,招了招手,兩條體型龐大的惡犬走過來,吐著舌頭,流著哈喇,並排而立。

禿頂王五抱起林耀東,放在兩條惡犬背上,指著山頂。

兩條惡犬就這樣拖著林耀東上去了。

“跟我來!”

兩人來到二樓,進入一個房間。

這裡有台電腦,電腦上出現的監控畫麵,一直在移動。

“這是過程,你可以看看!”

一路走過去,監控裡出現不少惡犬,都看著鏡頭,但卻冇有一條惡犬敢撲上來,主動退讓。

“這兩條惡犬應該不是很強大吧?為什麼其他惡犬不敢撲上來?”

禿頂王五說道:“牠們確實不怕這兩條,但牠們怕我。就算他們是畜生,但也是有記性的,經過長時間的訓練,牠們也會有記憶的。”

葉凡恍然!

繼續盯著監控,林耀東被送進鐵房子裡,那兩條惡犬還很熟練的鎖上門,並把鑰匙丟進去。

很快,不少惡犬圍過來。

就算給你鑰匙,你也不敢出鐵門。

葉凡起身,說道:“事已完成,我該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禿頂王五喊住他,說道:

“你忙嗎?”

葉凡疑惑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禿頂王五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禿頂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你不是說下次見麵,不醉不歸嗎?”

“難得遇到鎮國使,咱們都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,我心裡有很多話想跟你說,我已經備好酒……”

葉凡有點無語。

我那是客氣的,隨便說說而已。

你聽不出來嗎?

你怎麼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啊。

那是我的客套話啊。

可看到他渾濁的雙眼中帶著些許期待,雖然古板,也不是很擅長表達。

或許就是霍天南所說的孤僻吧!

一個邊境戰士、人民英雄、鎮國使、究竟經曆了什麼,纔在這兒養這些惡犬,頹廢如日。

有點於心不忍拒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