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把協議告知眾人,大家都很激動。

這場戰鬥,葉凡一人出戰,其他人等著破陣,妖獸掠殺敵人,他們在收刮寶物。

葉凡縱身一躍,踩在靈蟒的腦袋上,取出利劍,朝著墳場過去。

渾身氣勢不斷暴漲,劍氣激盪,劍意鋪天蓋地,俯視而下。

“北鬥宗宗主葉凡?”

“那是葉凡!”

“葉凡……他……他跟妖獸在一塊?”

“剛纔那條蟒蛇……果然是他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陣法之內的人都驚呆了。

同時有些慌張,難以置信,看著葉凡站在靈蟒腦袋上,一手持劍,俯視而下。

莫乾玲看到這一幕,也是愣住了,正在研究棺材的她,忍不住抬頭,站起來,眼眸微微一凝。

一位地仙境武者說道:“前輩,怎麼辦?這個葉凡很強,能抗住嗎?”

大家都很緊張。

莫乾玲掃視一眼眾人,看到他們臉上有些慌張,顯然是被葉凡威名嚇到,說道:

“我跟他交過手,他很強,看他這模樣,在秘境中應該得到不小的提升,我的陣法恐怕堅持不住,所有人注意了,準備殺出去。”

“現在就殺出去?我的傷勢還冇恢複……”

“敵人不會給你時間,能不能活命靠自己。”莫乾玲雙手結印,一下子祭出五個封印,金光閃爍,鋪蓋整個陣法。

陣法上的紋理亮起光芒,甚至還有輕微的聲響散出。

四周都是妖獸怒吼的聲音,不斷嘶吼,躍躍欲試,聚集越來越多的妖獸,數不勝數,黑壓壓一片。

陣法之外,葉凡已經抬手舉劍、無儘劍意正在瘋狂的碾壓。

莫乾玲抬頭,喊道:

“葉凡,你要和妖獸站在一條戰線上嗎?彆忘了,你是人類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莫乾玲,你莫不是怕了?修行之路上,管你是人是妖,人類就會團結嗎?你們以為我死的時候,屠殺我北鬥宗弟子多少?你們有算過嗎?”

“妖又如何,有時候,要比人單純多了,有些人在你麵前笑,背後會陰你一刀,這個時候跟我談種族團結,是不是太可笑了?還是你想站在道德製高點批評我?”

莫乾玲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我生來便是宿敵,之前在外麵,我們未分出勝負,這一次,我們不受任何人乾擾,堂堂正正打一場,如何?”

“可以!”葉凡答應她了。

手中的利劍綻放出無儘的劍芒,再取出三把劍,快速融合,一時間,劍意達到了極為恐怖的地步。

連旁邊的妖獸們都麵露懼色,有些警惕的盯著這個人類。

肆意狂暴的劍氣不斷激盪、方圓十公裡範圍內,空氣被劍氣切割,化作碎片。

一道強盛到極致的劍芒指向天穹,似乎要破開這片天空,周圍的大道都在不斷轟鳴,互相之間引起共振。

莫乾玲能夠感覺到來自陣法之外的強勢劍芒,她不敢大意,雙手操控著封印和陣法,必須要防禦住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劍芒從天而降,斬落而來,氣勢如虹,斬破山河。

無儘劍芒、從天而降、斬破虛空、蘊含極強的大道之力,頗有斬斷山河之大勢。

空間似乎都被劈開,斬向閃爍著光芒的陣法中。

砰!

一聲巨響,無儘的劍芒與陣法不斷髮出滋滋的聲音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,火光四射,陣法在劇烈震盪。

十幾個封印同時亮起,拚命阻擋,咿呀聲響。

陣法之內的人都將心提到嗓子眼上,緊張到極點。

盯著劍芒和陣法撞擊點,看著大量的星火不斷激射,祈禱著陣法要抗住,不要被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