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劍氣……”

一位地仙境武者大驚,感覺到了恐怖的劍氣肆意而來。

所有人都緊張了。

爆發出強勢的氣勢,抵禦劍氣的侵蝕。

目光緊緊的盯著,肉眼可見,陣法出現了一個點的縫隙,隨後逐漸變大,如同蛛網般朝著四周擴散。

侵入的劍氣越來越多。

莫乾玲咬緊牙關,左手一揮,兩個封印欲要將裂縫堵住,憋紅了臉,將所有的精神力彙聚於此。

“他……比之前強太多了……”

內心很是震撼。

葉凡這一劍,比之前在外麵的時候強很多。

這一劍還有餘力。

“你堵不住了。”葉凡眼眸冷漠,體內真氣瘋狂運轉,吸收周圍的大道之力,彙聚於手中利劍,劍意更加強盛,大喝道:

“給我破!”

劍芒更盛,劍氣更強,以強勢的姿態強行破陣,巨大的缺口斬開。

海量的劍氣如同決堤的大壩洶湧進入,陣法之內的諸人感受到窒息般的壓迫感,一些修為偏弱的人,直接被劍氣切割而死。

好在莫乾玲以封印擋住大部分的劍芒,救下了一大批人。

這隻是暫時的!

四周早就狂暴的妖獸們在陣法被破的第一時間,張開獠牙、伸出利爪,瘋狂的撲過去,激戰纔剛剛開始。

其他人,葉凡不管,他的目標是眼前的莫乾玲。

“葉凡,冇想到你居然達到如此境界。”莫乾玲儘管不甘,但還是比較羨慕的,一隻手玩轉著一個封印,如同齒輪般,穿過擋住葉凡的封印,彷彿化出一個個尖銳的利刃,襲殺過來。

葉凡急忙往後一躍,手中利劍和這一封印不斷撕裂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,噴射四周。

側身躲開,這個如同齒輪般的封印將地麵犁開,切割數棵巨樹,奔向遠方。

葉凡的身影在原地消失,隻看到兩道劍芒互相交叉,奔襲向前,瘋狂廝殺過去,前方已經有封印在阻擋。

鏘鏘鏘……

大量星火激射出來。

周圍的空間彷彿被攪碎,海量的光芒在激射,莫乾玲不斷退後,手中的封印出現了裂痕,但卻被她快速修複。

退後數百米,已經遠離墳場,身後頂住一棵巨樹,順著巨樹向上,躲開。

劍芒瞬間將巨樹粉碎。

葉凡抬手,揮劍,切割空間的劍芒怒斬而上,不斷追擊。

莫乾玲已經逃向遠方。

身為術法者的她很清楚,近身戰,自己吃虧,術法者擅長遠程攻擊。

拉開距離!

周圍颶風暴起,地上的樹枝、樹葉、碎石等等被封印牽引起來,穿過眼前的封印,彷彿被染上了金色的光芒,彙聚在一起,化作一條巨蟒般的生靈。

還爆發出嘶吼,朝著葉凡襲殺過來。

迎接斬殺過來的劍芒。

砰砰砰……

聲聲巨響,劍芒殺傷力減弱,那生靈也在不斷的破碎。

葉凡的身影快速移動,欲要近身。

莫乾玲卻在不斷的拉開距離,以精神力操控,化出三把鋒利的箭羽,穿破空間,襲殺而來,氣勢凶猛。

葉凡絲毫不懼,抬手揮劍,一劍斬落,繼續追擊。

兩人戰鬥的範圍越來越遠,已經遠離墳場。

墳場這邊的戰鬥非常激烈,妖獸數量極多,碾壓人類,已經形成了單方麵的屠殺,人類要死絕。

站在巨樹上觀戰的人都很關注葉凡那邊的戰鬥。

“看不到了!”楚明月一直盯著姐夫,說道:

“莫乾玲打不過,一直跑,還好意思說堂堂正正一戰。”

李秋水說道:“術法者本來就是擅長遠程戰,拉開距離對自己有優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