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這一行字,伸手觸摸,感受著古老的道韻,充滿曠古的氣息不斷瀰漫,隱約間可以感受到無垠的星河。

再次觸摸黃金棺,這一次,他小心翼翼,緩慢感受。

無垠星河、柔和的氣息、星河中似乎存在某種文字,或者說是星河點綴出來的,古老的文字蘊含某種古老的道韻。

冇多久!

那一種可怕的窒息感再次襲來。

葉凡急忙抽回手,又被驚得滿頭大汗。

“你看到了!”一道聲音在身旁響起。

是白狐!

葉凡轉頭看了牠一眼,說道:“你嘗試過了?”

白狐說道:“這便是我說的功法,經過我們多次嘗試,付出一定的代價,已經將那星河中的功法刻錄下來,可以給你一份。”

葉凡問道:“那種窒息感是怎麼回事?”

白狐又說道:“那是伏天神明之手,一隻巨手壓下,因為你冇有功法的支撐,自然無法承受,根據我們的猜測,這一隻手,雖然隻有一招,招式簡單,但卻擁有毀天滅地之威能,想要參透,也是極難的。”

說著,隻想那邊的銅棺,說道:“那是亂天惡魔之手,同樣是一隻巨手壓下,如果說神明之手代表的是神聖之光,那麼惡魔之手代表的便是邪惡之源,稍有不慎,會丟掉性命,練與不練,你自己決定。”

葉凡走過去,看著眼前的銅棺,充斥著古老的神韻和氣息。

白狐拿出半截石碑,放上那斷了的石碑,連成一句完整的話:亂天惡魔之手。

葉凡伸手感應一下。

一下子,心神有些慌張,這裡感受到的極為邪惡、同時也是極為凶殘,最後那一下的窒息感幾乎要命。

幸虧抽回及時,不然會被傷及神經。

如此逆天的功法,僅僅是感受就有這般威能,一旦練成,豈不是無敵的存在。

看向白狐,問道:“你不是說還有一副棺材嗎?”

白狐朝右邊走幾步,擺動兩條巨大的狐尾,猛然拍在地上,地表震盪,一個玄金棺從地下彈出。

牠拿出一塊石碑,放在棺材前麵。

葉凡看了一眼石碑上的字:正道人間之手。

玄金棺,體積跟其他兩個一樣,隻是鍛造的材料不同,棺材上的圖案不一樣,相較於其他兩人,玄金棺給人更加親近的感覺。

伸手觸摸,感覺到了一股親和力,對自己並不抗拒,裡麵的氣勢磅礴、不斷轉換、更多的是人類的景象。

速度轉變極快,似乎看到了人類的進步,自然萬物的變幻,很是奇妙。

彷彿經曆了一樁樁事,一幅幅宏偉的畫卷從眼前掠過。

最終,在萬裡晴空,感受到了一隻巨大的手,冇有像之前的兩次快速壓下,給人一種窒息感。

緩緩落下,這一次,他慢慢感受,看到了晴朗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個文字,更加清晰,是由某種符文構成的。

這隻手給人一種親切感。

像極了人類的手。

一直到良久,他感觸頗深,似乎有所頓悟,那種道韻、神韻、充滿古老的意誌,可遇不可求。

抽回手,看向白狐,說道:“這個冇有前兩個的窒息感,反而很柔和,似乎是故意讓我感受其中奧義。”

白狐點了點頭,說道:“這也是我們把它藏起來的原因,我們查閱了很多關於這三個棺材的來曆,查到了的東西有限,隻能查到這個秘境應該是冰河時期留存至今的,躺在棺材裡的都是那個時期的絕世強者。”

“根絕我們的推測,這玄金棺裡躺著的應該是一位人族王者,至於黃金棺和銅棺,應該也跟人類差不多,但又不完全是人類吧,我們也冇能打開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