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還騙了他,突然良心有點痛。

“王五,我還認識一個鎮國使,如果你不忙的話,我帶你去見見他吧。”葉凡對這種人有特殊的敬畏之心。

為國而戰,守衛人民的戰士,值得敬佩。

禿頂王五有些激動的看著他,道:

“還有鎮國使?”

葉凡點頭,看了看叢林裡的惡犬,說道:

“你去不去?”

“去,我去!”禿頂王五激動得有些手足無措,站起來,手腳彷彿不知該放哪裡,說道:

“你能不能等我一會兒,我洗個澡,換身衣服!”

“……行!”

難得見到他收拾自己。

葉凡來到之前楚明月呆的那個房間,自己煮茶喝。

半個小時左右。

禿頂王五來了。

一身特製的衣服,看起來像是迷彩服的材質,但又不是迷彩服、鬍子也刮乾淨了,頭上兩側的頭髮也被梳理得整整齊齊,頭頂賊亮。

穿著一雙長靴,整個人看起來完全像是換了個人。

之前的邋遢、臟兮兮、身上帶著一股難聞的味道。

現在也算是人模狗樣、冇有一點異味,精神抖擻,眼裡炯炯有神。

葉凡都詫異了,打量著他,說道:

“都說馬靠鞍裝、人靠衣裝,果然冇錯,帥氣的中年大叔,我們走吧。”

禿頂王五有點靦腆,低頭笑了笑,說道:

“見戰友,總得收拾一下,這衣服熟悉不?這是我當年的戰袍,殺了無數雇傭兵,盜賊和敵國間諜。”

言語中,充滿自豪。

那是他曾經輝煌的過去,也是人生中最有意義的時光。

隻可惜,一去不複返。

今日再見戰友,得體麪點。

“我拿點東西!稍等一下。”

提著好酒、揹著一長方盒子,跟著葉凡走出去了。

兩人來到天醫館。

王五還稍整著裝,這才邁進去。

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威嚴,步伐穩健,看起來威風凜凜,儘管有點瘸,但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勢。

等候看病的大爺大媽們不自覺地看過來,他努力擠出笑容,儘管他的笑臉很難看,很刻意,也有些靦腆。

葉凡笑了笑。

這人還真是古板得可愛,帶著他走進去。

“葉凡……”王晴走過來,叫了一聲,目光盯著王五。

葉凡和她打了聲招呼,帶著王五進去。

直接來到禿鷲的病房,路過羅芳華的病房,霍天南也過來了。

“直接把人帶來了?”

跟過去。

走進病房,看到身上綁著不少繃帶的禿鷲。

王五愣了一下。

葉凡指著禿鷲,說道:“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,他叫……”

“小禿鷲……”

王五的眼眶泛紅了,激動了。

提著酒的手有些拿不穩,一股怒火燃燒起來,磅礴的氣勢不斷攀升,碾壓而下。

葉凡急忙接過他的酒。

他伸手向後,抓住盒子露出來的一小截!

嗡……

抽出一把長刀,鋥亮的刀鋒,閃爍著寒芒,一股刀勢瀰漫在整個病房。

“誰?是誰乾的?”

禿鷲顯然也有些激動,眼眶泛紅,有些難以置信,想要爬起來,咽哽的說道:

“你是……五叔?”

“五叔,你這些年都去哪裡了?”

葉凡走過去,按住他,說道:

“你還不能坐起來,你躺好!”

王五也急忙說道:“小禿鷲,你彆動,告訴叔,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?叔把他剁了喂狗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帶著寒芒。

葉凡說道:“你看著我乾嘛?你不會懷疑是我吧?”

禿鷲急忙說道:“五叔,不是他,是他救了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