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圓五十裡的鳥獸已經被驚飛。

下方的北鬥宗弟子也已經看到巨樹之上的強者。

“人在上麵!”

“這……北辰刀法?一刀流?”

“人仙境武者……”

一下子就被看出刀法、境界。

人仙境武者很是高冷,不曾言語,眼眸中充滿不屑,長刀劃破長空,刀影綽綽,形成美麗的弧線。

“一刀流!”

恐怖的刀芒從天而降,怒斬下來,巨樹的樹枝遇到這鋒利的刀芒,直接被切開,刀芒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凶猛。

頗有劈開這片天地的大勢,劈開了空間,斬斷了空氣,帶著無儘的刀威碾壓而下。

下方諸人麵色凝重。

“我來!”

雷坤第一個出手,手持一把長刀,引動周邊大道之力,整個人又一股澎湃大勢,刀威大開大合。

吸收著天地之間的力量,似乎在扭曲空間。

在這月光之下,彷彿有一股力量從無儘上空被牽引下來。

那股力量有些遠古、有些曠古、有些霸道,被長刀吸收,伴隨著刀芒怒斬而上。

兩道刀芒,同樣霸道。

鏘鏘鏘……

兩刀相撞,激射出海量的星火,無窮的殺傷力怒斬。

“嗯?這股力量……”

東瀛國人仙境武者很是詫異,原本輕鬆臉頰變得凝重起來,他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實力並不在他之上。

可這一刀的威力卻遠超自己的想象。

隱約中似乎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,無比磅礴、很是強勢、無窮霸道,居然擊散了自己的這一道刀芒。

更令自己感覺到一股壓力。

整個人翻騰,站在邊上一個巨樹上。

兩人的長刀相撞,掀起巨大的能量風暴,周圍的巨樹、紛紛被掀起。

“簡一君……”

另一位人仙境武者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,一隻手握住刀柄,隨時殺出去。

簡一君看著雷坤,說道:“這刀法有些怪異,充滿古意,難道是從秘境中得到的?”

雷坤充滿自信,長刀一橫,說道:

“不錯,此刀法名為星辰九變,正是我在秘境中得到的,東瀛國的倭寇,想要覬覦我的刀法,那就看你有冇有那麼命拿了。”

簡一君嘴角一揚,再拔出一把刀,說道:

“果然有好東西,這套刀法很不錯,我要了。”

那邊的人仙境武者說道:“簡一君,需要我的幫忙嗎?”

“不用,我一人足矣!”簡一君還是很有信心的,剛剛的第一刀,他並冇有使出全力。

那名人仙境武者點了點頭,將目光看向其他人,微微彎腰,左腳後退半步,抬頭,一時間,恐怖的殺意瀰漫開來。

“拔刀術?”

蕭景天眼眸一凝,盯著那位人仙境武者,手中長劍橫在眼前。

葉凡在邊上,緩緩說道:“我來解決這個,你帶其他人去解決那些雜碎。”

四周已經有人殺過來。

為了速戰速決,他還是覺得親自動手比較好,拖到九下宗的人也找來,那就麻煩了。

“二刀流!”

簡一君和雷坤再次大戰。

蕭景天帶著其他人殺向其他方向。

葉凡盯著那位拔刀術人仙境武者,很是平靜。

鏘!

拔刀!

刺耳的聲音,一道刀芒從刀刃處迸發而出,凶猛而極速,一瞬間,無限擴大,淩厲而霸道,撕裂空間、奔襲而來,彷彿蘊含雷霆之力,速度之快,令人無法反應。

奔騰襲殺,刀芒霸道,直指葉凡。

葉凡很淡定,拿出陰陽尺,以尺化劍,一分為二,拿在兩手,一手往前揮,一手往側方揮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