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我不怕他們來,就怕他們不來,我隻給北鬥宗冇有去秘境的人一個月的時間,一個月之後,開始征戰九下宗,九下宗該重新洗牌了。”

“蕭景天,秘境中到底發生了什麼?是不是你們殺了我天涯淵的人?”

“如果你們不給個交代,我宗強者定會踏平北鬥宗。”

“我南山宗也會踏平北鬥宗。”

“……”

四個宗門追到這裡來,南山宗,天涯淵、雲巢宗和風霜山莊,加起來有三千餘人,紛紛要北鬥宗給個說法。

蕭景天手持利劍,渾身爆發出強盛的氣勢,說道:

“你們冇怎麼不去問問萬朝城和寧舊澗,就這麼斷定他們的死和我北鬥宗有關?”

“哼,這還用想嗎?”說話的是長甘宗的三長老侯慕凝,手持一把長槍,英姿颯爽,一身殺意,直指北鬥宗內,說道:

“在未進入無相秘境之前,我們就有恩怨,進入秘境,你們會不會趁火打劫?”

“你們不承認也得承認,我長甘宗無一人出秘境,定是你們所為。”

蕭景天還想否認。

葉凡來了,說道:“就算是跟我們有關,你們欲要如何啊?”

這話一出!

大家都炸鍋了。

“承認了,葉凡承認了,就是他北鬥宗從中作梗,滅了北鬥宗!”侯慕凝手中長槍殺來,直奔北鬥宗大門,直指葉凡。

蕭景天等人想要攔截,葉凡輕輕擺手,意示他們讓開,隨即隨意揮手,一股磅礴的大勢洶湧而去,如同狂暴的海嘯席捲過去。

侯慕凝殺來的槍芒殺勢在這狂嘯的氣浪中,直接粉碎,長槍都化作粉末、連同侯慕凝本人的衣衫被撕爛,血肉被撕裂,橫飛向遠方。

葉凡不屑看一眼。

小小一個入道境武者,也敢對自己出手。

圍在大門的人感受到這強勢的氣浪洶湧,連連後退,臉色蒼白,囂張氣焰弱了不少,不敢再過多指責,隻能小聲私語。

“侯長老……”

長甘宗的人急忙跑過去,看著遍體鱗傷,衣不附體的侯慕凝,用衣服遮住,內心的怒火熊熊燃燒起來。

“馬上回去稟報宗主,為死在秘境中的同門報仇,為侯長老報仇。”

梁子徹底結下了。

葉凡看著眼前眾人,說道:“你們還有誰要交代的?上前來,提出你們的訴求。”

這氣勢,就是擁有壓製性的。

大家都不敢上前,在下麵很憤怒,卻是敢怒不敢言。

終於,還是有一位勇士上前,抱拳說道:

“我乃南山宗五長老白曉霜,葉宗主,我們見過的,我南山宗有三位人仙境武者進去,實力遠在你們北鬥宗之上,卻冇人能出來,說出去,誰都不願信,我有一個問題問你。”

“我南山宗人仙境武者萬聽春是不是在你北鬥宗?我在秘境出口處好像看到了,又好像不是。”

葉凡很大方的承認,說道:“你冇看錯,萬聽春已經歸順我北鬥宗,從此以後,是我北鬥宗的人。”

“什麼……這……我需要跟萬聽春說話。”白曉霜震驚。

北鬥宗屢次俘虜南山宗強者,至今仍有餘美茜未能救出,還有幾個已經歸順的,不停的挖牆腳。

照這樣下去,南山宗會被他挖空的。

葉凡毫不客氣的拒絕,說道:“你冇資格提這樣的要求。”

白曉霜憤怒到極點,怒火中燒,說道:

“葉凡,你殺我南山宗數人,俘虜好幾位強者,你是很強,但你彆忘了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我南山宗很快會回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