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雅站起來,說道:“我讚同明月的說法,我不想當縮頭烏龜,宗主,你說過,修行之人,單單提升修為,卻冇有實戰經驗,那就是紙老虎,我不想當紙老虎。”

陸長老也站起來,說道:“我同意他們的想法,咱們應該主動出擊,我輩修士,何懼生死!”

“按你們這麼說,北鬥宗坐收漁翁之利,更適合妖獸聯手,幾乎囊括了秘境裡的所有寶物?”

萬朝城城主陳恒銘摸了摸下巴,看著石善芳,說道:

“三妹,你太不瞭解葉凡了,也不瞭解修仙之道,那是無敵於武道的存在,你怎麼會以為葉凡會死在深淵呢,不然咱們也不至於收穫這麼少。”

石善芳低著頭,說道:“當時所有人都說葉凡跳進深淵,已經死在裡麵了,包括那些人仙境武者也說,我本來想下去勘察,驗證一下的,下到一半,發現有很強的妖獸,就折返回來。”

“我還算謹慎的,剛開始,我並冇有刻意遠離北鬥宗的人,誰知接下來的半個月,北鬥宗的人接連遭到埋伏,我不能再混水摸魚,他們已經懷疑,我隻能明確表示離開。”

“大哥,確實是我錯了,不想寧舊澗那麼堅定,導致我們收穫這麼小,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!”

陳恒銘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道:“你剛剛痊癒出來,既然已經發生了,那就無法改變了,我們應該看向未來,或許還有改變現狀的機會。”

目光看向外麵,晴空萬裡,卻突然開始飄來烏雲,似乎在醞釀一場大雨,若有所思,道:

“即將會迎來一場大雨,暴風雨,九下宗除了我們和寧舊澗,都在釋出召喚令,將在外的強者召回,主要是人仙境和天仙境武者,一旦天仙境武者現身,那將會是一場慘烈的戰鬥。”

“華夏武道世界即將迎來一場巨大的變革,就在上古遺址即將開啟之前,九下宗會先來一場慘烈的激戰。”

羊元正說道:“大哥,說是變革,是不是有點托大了?那些強者被召回,北鬥宗定然無力迴天,滅掉一個北鬥宗,不能說是變革吧。”

陳恒銘喝一口茶,轉頭,看向兩人,說道:

“你半個月前跟毛蛋大師聊過,他把自己的來曆告訴我了,他和葉凡同一個師父,乃是袁天罡,而葉凡是袁天罡最滿意的弟子,也是天賦最強的,同時,他也承認,葉凡所修之法乃是冰河時期之前的修仙古法。”

“為何一些驚世傳奇的大人物都是冰河時期以前的人物,無論是盤古、女媧、三清、太上、亦或是三皇五帝,無不是那個時期的人,無非就是修仙之法比武道更強。”

“葉凡繼承修仙之法,袁天罡是何許人,無需我多說,關於他的傳說,甚至這個世界上冇什麼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,連毛蛋大師都不知道,得到這種人的傳承,你們覺得葉凡會死?覺得北鬥宗會滅?”

“我為什麼說變革,那就是九下宗會滅,就算不是徹底滅,那也會被拉下神壇,不配稱為九下宗,我們想要搭上這股浪潮,最好的辦法,就是和北鬥宗走到一起。”

“如果在秘境中,你們一直結盟,或許我們的損失會和寧舊澗那樣,很大,損失過半,甚至所剩無幾,但我們獲得北鬥宗的信任,獲得葉凡的信任,這比所謂的寶物更加值錢。”

“不過現在還不算最好的情況,至少你們冇有參與滅殺北鬥宗,隻是違背盟約,還有補救的方法,隻不過代價會比較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