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場的人都有些詫異。

九下宗中有七個已經表明要滅北鬥宗,正在找回宗門強者,一旦強者迴歸,聯手覆滅北鬥宗,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的事。

可這個時候,萬朝城突然主動站出來,表示願意和北鬥宗赴死。

眾人都很震驚,小聲議論,充滿質疑。

葉凡看著他,平靜的說道:“陳城主,你能有這樣的態度來道歉,我很意外,也很欣慰,但我這人不是很相信你們,畢竟有珠玉在前。”

一次背叛,想要被人再次相信,誰都會心中有忌憚。

陳城主抱拳,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完全能理解你,之前是我萬朝城有錯在先,這一次,我親自主導,為了表明我的誠意,我願意跟你簽訂靈魂契約,我的生死在你掌控中,如若我有違背約定,你儘可殺我……”

“大哥!”石善芳一下子臉色突變,急忙站起來,看著他。

一旦簽訂靈魂契約,生死便是葉凡的一念之間。

大哥作為一城之主,這件事若是傳出去,萬朝城的威嚴會遭受到質疑,那些隱藏的長老和強者估計也會向大哥發難。

陳恒銘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相信葉宗主的為人,他不會刻意為難我的,這件事結束後,我若僥倖活著,他自會解開契約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“葉宗主,這樣你應該可以信任我了吧?”

不僅石善芳震驚,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葉凡也很震驚,一城之主,一宗之主,跟彆人簽訂靈魂契約,彆他人掌控生死,這是多麼艱難的一個決定。

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葉凡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啪啪啪啪……

李淑豔鼓掌,上前走兩步,目光看著陳恒銘,說道:

“陳城主好氣魄,不愧是一城之主,行事風格果然不一樣,能屈能伸,隻是我有一事不明,不知道陳城主能否給我解惑。”

“請講!”

“七大宗門召回強者,聯手攻打北鬥宗,北鬥宗基本上已經被判了死刑,陳城主此刻的這番舉動,很是反常,舉一城之力和北鬥宗赴死,我實在想不明白,北鬥宗憑什麼值得你們這麼做。”

陳城主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哈哈哈,這是我萬朝城的決定,就不便多說了。不知寧舊澗此時來北鬥宗,所為何事,要知道,此刻的北鬥宗內被七大宗門盯著,你們進來,可能會被認為是北鬥宗的盟友,到時候可是會被牽連的。”

李淑豔轉身,看向葉凡,雙手抱拳,說道:

“葉宗主,我等三人奉澗主之命,前來支援北鬥宗,共同抵禦其他宗門,寧舊澗誓與北鬥宗共存亡,澗主說了,戰到最後一兵一卒,絕不退縮。”

大家都很詫異。

葉凡也很疑惑,問道:“李道友,這是為何?寧舊澗不欠我們的。”

李淑豔說道:“我知道你們心中有疑惑,我們也有疑惑,正如我之前所說,北鬥宗被判死刑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,但這事是我們澗主親自下令,我們也不知道緣由。”

寧舊澗的行為確實很令人詫異,這位澗主此舉更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葉凡抱拳,客氣說道:“感謝寧舊澗在這個時候還選擇跟我們站在一起,你們這位澗主還真是令我好奇,不知可否引薦一下?”

李淑豔說道:“澗主料到你想見她,澗主說了,時候未到,時機到了,她自會來見你,至於什麼時間纔是時機,我也不懂。”

葉凡隻好作罷。

不過對於這位澗主還真是充滿好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