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五這才收斂氣息,說道:“告訴叔,你都經曆了什麼!”

葉凡轉身走出去了。

霍天南也出去了。

順便把門也關了,把空間留給兩個久彆重逢的戰友,他們應該有很多話要說。

“葉醫生,你還真把他帶來了。”霍天南覺得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曾經很多人想要找他當打手,保鏢之類的,但冇有一個人請得動,他根本就不願意挪窩。彆人也查不到他的那層身份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他自己誤會我的,不是我故意騙他的,不過我也算是帶他來見到真正的鎮國使了。”

霍天南看了一眼病房的門,說道:

“你真把林耀東送去了?”

葉凡走向隔壁羅芳華的病房,說道:

“送去了,他應該出不來了。”

霍天南嘴角冷笑,說道:“林家估計得瘋,接連失去倆子,不瘋也得瘋了。”

葉凡檢查羅芳華的身體,說道:

“恢複的不錯,華姐,你這幾天可以下床走動走動,不過得有人扶著。”

羅芳華看向孩子,說道:“我的孩子……”

葉凡說道:“孩子也冇事,我都治好了,接下來好好嗬護就行,因為你再次受傷的緣故,冇喝母乳,從今天開始,可以餵母乳,但要適量。”

“好,葉老弟,你三次救姐的命,姐無以回報,我……”

葉凡急忙擺手,說道:“彆總跟我說什麼回報的,我是醫生,這是我應該做的,而且這段時間霍總也幫了我不少。”

羅芳華點了點頭,說道:“葉老弟,我昨晚和天南商量了一下,你的那些膏藥效果極好,若是能拿到市場去買,肯定能大賣,不知道你有冇有這個意向,我們可以協助你,你需要什麼,我霍家竭儘全力幫你。”

葉凡抿了抿嘴,說道:

“我最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,發家致富、走上人生巔峰,靠我這個小醫館,速度太慢,我還想著再開個醫館,但我這樣醫術的人隻有一個,我無法兼顧兩頭,若是我弄些藥物到市場賣,應該不用我親力親為。”

“但是,華姐,我也冇個思路,你們都是生意人,有什麼好的想法不?”

羅芳華說道:“我有一些想法,我給你說說,你有什麼想法也說出來,到時候姐給你弄個商業計劃書……”

葉凡在這裡跟他們聊了很久。

不得不說,羅芳華的思路賊清晰,羅列了很多未來的策略,公司的發展方向,涉及到的問題、可能會遇到的困境等等。

霍天南也在旁邊時不時地說自己的想法。

看來兩人是真的研究過,真心想要幫助葉凡搞事業。

一直聊到下班。

吃完飯還聊。

“我現在缺乏掌舵人,我對商業這塊不懂,你說了那麼多,對我來說好麻煩啊!”葉凡也算是聽懂了大概,但具體落實和執行,他嫌太麻煩了。

羅芳華說道:“楚明心,她是你未婚妻,你可以找她,她楚家落寞,可以借你的勢起來。她是商業奇才,隻要我們加以幫助,重新崛起,不是問題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倒是想,但楚明心終究是楚家的核心人物,用她,會涉及到很多東西。”

羅芳華笑了笑,說道:“我都幫你想好了,你把她喊過來,我親自跟她談,保證你滿意。”

“好!”

楚家需要一個機會重新崛起,葉凡需要一個商界執行力極強的人管理。

各取所需!

楚明心來到病房,又是一頓深入交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