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宗主,不好了,南山宗好幾千人在大門喊話,連他們宗主都親自來了,而且還有好些似乎比他們宗主都要強的人……”

“南山宗?”葉凡看向前方,走過去,說道:

“我們製定的計劃是明天晚上偷襲南山宗,冇想到今天他們就殺來了,還真是敢為人先,還有其他宗門的人一起嗎?”

“冇有,隻有南山宗的人。”

“冇有?”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按理說,七大宗門和洪門應該會聯手,怎麼隻有南山宗而已。”

“景天,你帶幾個人從那邊出去,看看四周。”

“是!”

就在這時。

李秋水也來了,正好聽到葉凡的這句話,便瞭解情況,說道:

“確實奇怪,按理說,各大宗門召喚強者,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攻,可南山宗還是來了,估計這次來的人中會有一些陌生的強者,以為你很好殺。”

說話間!

大家已經來到大門。

卻突然全部都停下腳步,抬頭看向天空之上。

一道恐怖的劍芒直逼寰宇、肆意縱橫的劍氣如同深海狂嘯般不斷咆哮八方,抬頭看向天空,那一道劍芒彷彿可以將這片天地斬碎。

利劍還未斬下,護宗大陣已經在顫動,那些隱藏的封印紛紛現身,聯合護宗大陣被動防禦。

這一劍不可謂不強,若不是有護宗大陣,北鬥宗弟子們應該會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製之力。

“居然是他……”

李秋水的嘴巴微張,明顯很是驚愕。

葉凡問道:“他是誰?”

李秋水說道:“南山宗的創始人之一沙玉泉,據說在五百年前,他就已經是天仙境的強者,他和幾個人一手創建的南山宗,並且帶領南山宗殺上九下宗,將原本的一個九下宗覆滅,並且取而代之,他的實力很強。”

葉凡雙手結印,以磅礴的精神識海操控陣法和封印,欲要抗下這一劍,嘴裡說道:

“天仙境嗎?看來覆滅南山宗不用等到明晚,今晚即可。”

丟出五張傳送符,看向身旁,說道:

“徐月婉,立刻前往萬朝城和寧舊澗,讓他們立刻前來支援,在這裡有兩張是資訊符,交給負責人,今晚滅南山宗。”

“是,宗主!”

徐月婉拿著符籙,從另外一邊快速離去。

月色皎潔,銀色的月光輕撫大地。

卻有一道淩厲的劍芒破開柔和的月光,綻放出強勢的劍氣,不斷激盪,似在撕裂周圍所有一切。

劍鳴嗡響,直指寰宇。

突然持劍之手猛然一轉,劍鳴更加清晰,一道道劍芒殘影出現,似乎憑空而出,一共十八道。

“終南九劍,一分為二!”

南山宗的弟子們激動了。

這一招可不是一般人能施展出來的,其威力隻在傳聞中見過,強盛無比。

北鬥宗內。

葉凡看著眼前的劍法,也是較為謹慎,雙手不斷結印,以恢宏的神識操控陣法和封印,引動大道加持、吸收天地之力附之。

餘光看了一眼身邊的萬聽春,說道:

“這一劍有什麼樣的威力?”

萬聽春如今已是北鬥宗之人,主要職責是保護王五;此刻,南山宗來犯,她必定要為北鬥宗出戰。

看到天仙境強者來襲,她麵色凝重,特彆是看到這一招,臉色頓時就有些蒼白,聽到葉凡的問話,說道:

“終南九劍屬於南山宗的高深武學,唯有踏上宗師境的人才能修煉,對於一般人來說,九劍已經是極限,但沙玉泉能夠以一分為二,已經到了這套武學的極致。這套劍法據說是從某個遠古遺址中得來的,十分強勢,即使是同階級的武者都不一定是對手,根本不敢硬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