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北鬥宗宗主葉凡還未抽出手來,一旦他開始殺人,那便是戰爭結束的時候。”

長甘宗弟子雙手抱拳,微微彎腰,恭敬的說道:

“見過嘉景宗副宗主前輩!”

嘉景宗是九下宗裡第二接近北鬥宗的宗門。

嘉景宗副宗主華光耀親自過來觀戰,看著激烈的戰場,十分精彩,同時也在掂量北鬥宗諸人的戰力。

“你們的宗門都給答覆了?”華光耀掃視在場的這些人。

“宗門前輩已經給出明確答覆,來不及趕來。”

“我宗門也傳來訊息,這屬於計劃之外,任何結果,都應由南山宗獨自承擔。”

“我宗門尚未給出答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每一個宗門都有自己的態度。

華光耀最清楚這些宗門都在想什麼,假裝無法趕來,計劃之外,既然南山宗想要當出頭鳥,那就讓它來試試北鬥宗的水。

嘉景宗何嘗不是如此!

他目光盯著戰場之上,葉凡依舊未動手,而是在安撫林溫柔,他眉頭一皺,這或許是一個製勝點。

可以同時牽製住兩位強者。

林溫柔的戰力,大家都有目共睹的,十分強悍,北鬥宗內,除了葉凡,排第二的就是林溫柔了。

再看向天仙境武者沙玉泉和魔宗邪月,兩人不相上下,甚至邪月稍微壓製沙玉泉,可她的狀態很不好。

很明顯,她逐漸被魔性侵占意識,正在失去意識中。

這隻是在外人看來如此,殊不知,這都是邪月裝出來的。

“逆天魔刀——第四斬!”

魔氣浩蕩、刀刃鋒芒,周圍的一切都彷彿被黑暗的魔氣吞噬。

刀威浩蕩,在高空之中,空氣在顫抖,在顫鳴,似乎一切都在興奮。

沙玉泉並冇有打算正麵迎接,就是要躲避,等待魔刀耗儘對方的體力、精力,自己最後再進行收割。

黑色的魔刀利刃橫推過去,刀鋒淩厲,切開一切。

沙玉泉隻是抬起長劍,與之輕輕觸碰一下,匆忙躲避。

看了一眼下麵的戰鬥。

有些於心不忍,同時也是恨鐵不成鋼。

南山宗的弟子修為高低不等,戰鬥方法紊亂,死傷無數,而北鬥宗的弟子戰鬥方式頗有章法,形成刀陣和劍陣,實力非常強勁。

還有好幾個人,他搞不清楚是做什麼的,但絕對不是作秀,而是在協助其他人殺敵。

他想分身過去幫忙,卻一直被邪月纏住,幫不上忙。

“啊……”

雷坤整個身軀橫飛,身上有多了一道血口,鮮血直流,臉色蒼白,盯著前方追殺過來的人仙境巔峰的武者。

危機近在眼前,隨時有可能命隕,而現在無法做出反擊。

突然!

一個領域將他的四周籠罩,同時也將殺過來的人仙境巔峰的武者囊括在內,地上出現了陰陽圖。

一道身影快速移動,擋在雷坤麵前。

定睛一看,是洪慶!

他的身軀擋在前方,張開雙手,神情專注,雙手的手心朝下,輕輕往下一壓,大喝一聲:

“壓!”

殺過來的人仙境武者居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,強行將她壓下,而這一塊領域空間似乎發生了某種改變。

連自己的速度都在減緩,難以置信的停下,盯著眼前的年輕人。

“你這是什麼功法?”

洪慶眼眸冰冷,盯著她,說道:

“你已進入我的領域,隻有退出,我不會讓你前進分毫的。”

這是宗主葉凡給他的修行之法,修天地大道、修世界法則、修空間領域、難度極大,進度極慢,但威力無窮,可以越級殺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