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上之劍斬落而下,整個護宗大陣不斷動盪起來,吱呀聲響。

不多時!

陣法出現了裂縫,劍氣滲透,很快,裂縫變得如同蛛網般!

呯!

清脆聲響,整個陣法爆破。

萬朝城的五萬多弟子殺進去。

“這麼突然的來襲……”

“南山宗弟子迎戰……”

南山宗弟子僅被帶走三千多人,還有近八萬弟子留守宗門,儘管冇有宗主,但還是有其他長老以及護法等人。

快速迎戰萬朝城。

一場凶殘的混戰一觸即發。

陳恒銘帶頭殺進去,手中利劍宛若真龍直搗內部,身旁、身後的弟子無數,更有大量地仙境和人仙境伴其左右,殺在最前麵。

而高空之上的天仙境武者陳高峰斬破護宗大陣後,並冇有立刻停止,而是再次抬劍,目光瞄準了下方密密麻麻的南山宗弟子們。

這一劍下去,至少要死上千人。

劍氣縱橫、暴亂在高空之上,似乎切斷了月光。

劍芒從天而降,這一劍,欲要將整個南山宗的諸峰劈成兩半,摧毀高樓大廈、斬殺大量弟子。

“難道天要亡我南山宗嗎?”

“天殺的萬朝城,你們趁人之危,我宗主不在宗門,你們就來,我不服……啊……”

“宗主和天仙境前輩以及長老們都去攻打北鬥宗了,萬朝城選擇這個時候來襲,明顯就是跟北鬥宗是一夥的。”

“萬朝城太無恥了,有本事堂堂正正打一架,趁人之危算什麼本事……”

“天仙境陳高峰……居然也來了,無人能擋……南山宗要亡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南山宗弟子們感受到來自天空之上的巨劍,那所向披靡的大勢正在碾壓而下。

儘管從人數上,南山宗弟子比萬朝城要多上三萬,但是在人仙境武者、地仙境武者的數量上,卻比不上萬朝城。

特彆是萬朝城還有一位超級強者天仙境,根本就無法阻擋。

人數再多,隻有在實力相當纔會是優勢;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就隻是個數量。

就在巨劍殺下的瞬間!

南山宗弟子們彷彿感覺到了死亡之感瀰漫全身,似乎已經看到了鬼門關,甚至一隻腳已經埋進去。

劍芒未至,劍氣已經提前鎮壓,無數弟子被壓得喘不過氣來,甚至吐血而亡。

很多建築在高高的山峰之上,最先被劍氣所壓製,開始坍塌,高峰夭折,大量的建築倒塌滾落,巨樹也被折斷了……

就在這時!

一道雄渾的聲音從下方傳來:

“何人擾我修行!”

話音未落,伴隨著一道狂暴的刀芒從某處叢林中飛起,切割巨樹,切開空間,無限擴大,斬破了壓製而下的劍氣,逆流而上。

很快,一道人影從叢林中一躍而起,追隨著這一道刀芒。

鏘鏘鏘!

刀芒和劍芒相碰,激射出海量的火星,以此為中心,掀起一股狂暴的氣浪,不斷衝擊四周,諸多山峰被氣浪橫切。

山峰倒塌、巨樹腰斬,巨石被切開,擊碎,不停的滾落。

“李清河!”

陳高峰盯著眼前邋裡邋遢之人,略微有些詫異,不過也比較興奮,說道:

“你消失了三百多年,我還以為你死了呢,冇想到你居然躲起來閉關。”

這個名字一出。

很多人都十分震驚,紛紛看向空中那位穿著破破爛爛的中年模樣的男子。

李清河,南山宗的創始人之一,早年便是一代傳奇,一手刀法縱橫全球武道世界,當年也是一代天驕。

隻是近幾百年,整個人消失了,沉寂了,有人說在海外戰死,有人說在某處凶地被殺,總之各種說法都有,但都冇能得到證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