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想到居然躲在宗門之內修行。

“那是老祖……”

“居然是老祖……冇想到老祖一直都在宗門之內,我們有救了……”

“李清河老祖,太好了,萬朝城要團滅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南山宗弟子們興奮極了。

原本有些萎靡的士氣一下子高漲起來,戰意變得更加激情。

陳恒銘站在一塊巨石上,抬頭看向天空之上,眉頭緊皺,有些擔心,這是出乎意料的意外。

石善芳也同樣擔心,說道:“大哥,李清河怎麼會在宗門內呢?”

陳恒銘說道:“我怎麼知道,此人已經消失好幾百年了,冇想到居然躲在這裡,不過現在不要緊,我太爺爺會拖住他,我們不需要著急,寧舊澗正在趕來的路上,就算冇有太爺爺的幫忙,我們加上寧舊澗,勝算極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又一道雄渾的嗓音從下方一處小峽穀傳來:

“陳高峰,誰給你的膽子來侵犯我南山宗的?你活膩了嗎?”

嗖!

一道身影快速飛出,是一名女子,中年模樣,長髮飄飄、一身紫衣古裝,有幾分仙風道骨。

手裡拿著一把劍,劍在嗡鳴,似乎想要出鞘。

陳高峰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,盯著她,說道:

“張桂麗,你怎麼也在!”

出乎意料。

如果隻是一人,他就算不能殺,也能拖住,現在兩人出現,他拖不住兩人,下方萬朝城弟子要遭殃了。

張桂麗一臉恬靜,看著他,緩緩說道:

“此地乃是我宗門,我為何不能在,你帶領萬朝城來毀我宗門,今日,參與者必死。”

“不夠,不夠,遠遠不夠!”

這話不是張桂麗說的,也不是李清河說的。

而是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的,那是遠方。

一道聲音猛然衝來,人影隨之而至,

這是一個滿臉鬍子,肩扛長刀的駝背老人,人長得矮小,但誰都不敢小瞧,他看向陳高峰,又說道:

“你帶著幾萬弟子前來,是要毀我宗門,單單殺了眼前之人怎麼夠,殺儘眼前人,我會登臨萬朝城,這個世界不需要萬朝城的存在了。”

陳高峰變得凝重起來,盯著他,說道:“老山羊,你不是在暴亂海域嗎?”

被稱為老山羊的老人隨意的說道:“宗門召喚令響起,身為南山宗之人,宗門有求,我必須趕回來,冇想到我回來的正好是時候。”

就在這時!

又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:

“哈哈哈,還真是熱鬨啊,平日裡都難聚齊,冇想到今夜你們都來了。”

一道麗影出現,手持長劍,飄逸如仙,站在月光之下。

“寧舊澗,曹凝珍。”

三位南山宗天仙境武者盯著來人,在俯視向遠方,密密麻麻的寧舊澗弟子出現,足足有八萬之多。

“你們也要參與到這場戰爭中?為何?”李清河很是不解。

萬朝城突然來襲,他已經很意外了,冇想到連寧舊澗都來了。

他閉關多年,不問世事,並不知道如今世界發生了什麼,南山宗竟惹得兩個九下宗前來滅門。

作為創始人之一,他覺得應該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“李秋水,你來給這幾位避世的前輩說說怎麼回事!”曹凝珍站立虛空,手持一把利劍,盯著前方三位天仙境高手。

李秋水來到她的身邊,說道:“我們寧舊澗、萬朝城和北鬥宗結盟,而南山宗與北鬥宗的恩怨積累已久,如今南山宗更有一位天仙境強者和宗主,以及大部分長老、護法等武道強者前往北鬥宗,試圖滅掉北鬥宗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