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己居然扛不住!

直接反彈,翻了好幾個筋鬥才站穩腳跟,氣喘籲籲,臉色略微有些蒼白。

在那麼隱約間,她的精神識海似乎被攻擊。

並非來自李秋水,而是來自這塊廢鐵一樣的物件。

“你這是什麼?”

張桂麗難以置信的盯著,詢問道。

李秋水嘴角有些上揚,很顯然,她也被手中的這塊物件震驚到了,其中蘊含的威力遠超自己的想象。

就在剛剛,確實也感覺到了一股古老的力量,自己也似乎有了一定的感應。

“此刻,它便是我的盾!”

看到如此場景。

寧舊澗、萬朝城的人都笑了,露出驚喜的笑容。

“澗主說的果然冇錯,這一塊古銅可以抵擋天仙境武者的全力一擊,前提是有靈氣注入!”李淑豔很是激動。

這麼一來,至少可以攔住張桂麗,不至於讓她屠殺這些人。

縱身一躍,來到她的身邊,說道:

“再來幾個人,協助秋水,擋住張桂麗,我們依舊有勝算!”

目前來說,陳高峰拖住老山羊,曹凝珍拖住李清河,加上李秋水攔截張桂麗,這三位天仙境武者不能造成毀滅性的傷害。

而目前宗門弟子而言,寧舊澗和萬朝城聯手,已經碾壓過南山宗,局勢一片大好,但想要攻下南山宗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。

這邊的戰鬥異常激烈,五位天仙境武者各顯神通。

北鬥宗那邊的戰鬥同樣激烈。

魔宗邪月和沙玉泉的戰鬥也是非常慘烈,特彆是逆天魔刀的施展,魔氣縱橫,鋪天蓋地,刀芒霸道且強勢。

沙玉泉一直在躲避。

黑雲滾滾,不斷壓城,頭頂之上黑壓壓一片,魔氣瀰漫中,一把魔刀從黑雲切下,彷彿劈開了這片天空。

來勢洶洶,斬落。

沙玉泉感覺到越來越不對勁,手中長劍揮動,劍勢如山海,磅礴而強勢,擋住這一刀的威能。

整個人連連後退數十米,嘴角溢位血跡,終於站穩。

“你……這已經是第七刀,你怎麼可能撐到第七刀,你……”

他難以置信。

對於邪月的《逆天魔吟》,他還是瞭解一些的,曾經邪月施展到第四刀,整個人昏厥過去,幾乎身死,若不是被人救了,已經被殺。

還有一次,施展到第五刀,不用敵人出手,她就已經被魔性吞噬,走火入魔,後來消失了很長時間,再次出現時,已經恢複正常。

如今施展到第七刀,居然還是第一刀那種狀態,並冇有加深魔性的癲狂。

注意到她的身體有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,很不起眼,但真實存在。

“你已經可以控製逆天魔吟了?”

似乎看出來,邪月在裝,在表演。

邪月嘴角一揚,收斂表演,眼眸泛紅,身上黑色的魔氣不斷纏繞,手持黑色的魔刀,連動天空之上的黑雲。

身影一躍,跳入黑雲,消失了。

聲音傳來,道:“沙玉泉,你有冇有能力承受我的第八刀呢。”

話畢。

黑雲炸響驚雷,閃電照亮黑雲,恐怖的氣勢不斷壓下。

一把黑色的巨刀從黑雲展露,帶著無儘的鋒芒,充滿霸道之氣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響起:

“邪月前輩,你可以休息了,他交給我就行!”

身上依舊泛著金色光芒的葉凡說話了,站在師姐林溫柔的身邊,目光冰冷的盯著沙玉泉,一下子取出五把利劍,快速融合。

一瞬間,驚世駭俗的劍勢鋪天蓋地,籠罩方圓百裡,劍氣狂暴如海嘯般席捲四方。-